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98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劍翔】偶一為之的突發事故



時間回朔到幾個小時前,劍山跟翔約好了要一起挑禮物送給自家大哥,
原本想說單純下廚做個炸蝦大餐的他們突然想到了別的驚喜,於是偷偷摸摸地搭上定期船到了童實野市,
雖然還距離有段時間,不過街道上聖誕節的氣氛已經濃厚不少,
兩個人邊拌嘴邊四處挑選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禮物,就這樣來到了瞭望台。

該說是預謀呢、還是說上天也有心想推一把呢,劍山原本是想在瞭望台上與翔告白的,
束口袋裡裝著剛才已經買好的聖誕禮物,電梯上升的等待時間只聽著翔一路說著話、自己倒是一句話都沒有回,
就在翔詢問他發生甚麼事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震動把他們兩人都嚇了一跳,燈光瞬間暗了下來,
在恢復視野之後翔跌坐在他的身上,電梯則是停止不動了。

「嗚啊……是不是電梯故障了……?」
「好像是吧,我記得有緊急按鈕可以按,等等啊。」
透過緊急電話的聯絡後,外頭的情況大概是正在準備緊急電源中、電梯雖然不會動但至少有緊急電源可供照明,
不曉得能不能撐到外頭恢復原狀才是,劍山回頭望了一眼、翔仍然維持跟剛才一樣的動作,看起來十分緊張,
這個時候就要好好展現自己的男子氣概,這麼一想後、劍山走回原地並將翔緊緊抱著。

「……劍山君?等、等一下啦放開我--」
「這樣子前輩也會比較安心吧?在救援來之前就維持這樣。」
大概自己也是有勇無謀吧,明知道這樣的行為要是被推開肯定是討厭的要死,
但翔不知道為甚麼只是靜靜的點了點頭,似乎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

他可以擅自認定是因為翔對他也有一點好感嗎?還是說只是純粹因為害怕,而不想離開呢?

或許是沉默的氣氛過長,劍山試著向翔開口詢問依些平常不會聊到的話題--例如他與十代之前的生活、與十代是怎麼相識等等,
起初畏畏縮縮的翔開始緩緩道出他們以前的故事,途中穿插著兩人相互比較究竟誰比較接近十代的拌嘴,
不過那些並不重要了吧,更重要的是他們確實都參與過十代人生中的一小部分,
而現在甚至能往未來前進--那不是值得開心的事情嗎?

「那、那個劍山君,剛才電梯的燈是不是……閃了一下?」
這麼說來他們已經聊上好一段時間,電梯卻絲毫沒有一點動的跡象,外面是不是忘記他們的存在了?
雖然不至於到性命危險,但很顯然原本穩定下來的翔的情緒又開始有了起伏,
驚覺不妙的劍山想盡辦法要讓翔冷靜下來,但已經亂了方寸的翔哪裡聽得進去劍山的聲音,
最後劍山一急、乾脆就往翔的唇上吻了下去。

燈光穩定下來,電梯的聲響聽起來也穩定的在爬升了,但兩個人之間反而變得更加沉默了。

劍山不敢開口詢問翔是不是再生自己的氣,雖然無可避免的翔在之後使出他最大的力氣將劍山推開了,但他確信在那當下翔沒有躲避,
他要是愣住、在恢復精神後應該是對劍山破口大罵,現在的情況反倒像是他不曉得如何面對劍山,
要說不知道如何面對應該是他比較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吧?這麼尷尬的氣氛要是回去了肯定被敏銳的眾人質問啊,
電梯門就在此時打開,而打破他們沉默的是外頭早已爬升許久的漫天星光。

「已經這麼晚了啊……不過這個景象真美……」
「……我覺得,跟劍山君一起來真是太好了……」
還在驚訝自己剛才是不是聽錯了甚麼,翔已經拉著劍山的手往前走去,和剛才還害怕的模樣截然不同,
大概真的是自己聽錯了吧?他預想之中的情節怎麼可能會發生在現實生活中,那樣太夢幻了不是嗎?
即使如此--這樣偶一為之的突發事故似乎也不壞,至少真有一種臉紅心跳的感覺,
告白就等下次吧。




--這也是聖誕節的奇蹟吧。














後記:

我覺得我又把砂糖罐撒完了,雖然比起我之前寫的海龜湯沒有那麼閃,就是個一心向著前輩的後輩而已(欸)
突然想到要是電梯發生事故的話,劍山拼命抱緊翔的模樣肯定很可愛所以就寫了這篇
所以多半這篇也都是私心啦,看起來也沒什麼就是篇短短的日常
不忍說這篇我寫了三天啊、三天!我都在做甚麼啊真是(抹)

其實聖誕節要到了我還是有點不安吧,雖然之後的預訂都是傻白甜系列但總覺得會有其中一篇墮落
到時候請讓我盡情墮落吧……我好久沒放縱自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