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98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班金】Never-ending



同樣是燃燒森林的魔神之炎,同樣是迷路的魔神循著血的味道來到他們面前,同樣是伊蓮恩站在他的面前保護了他,
為甚麼同樣的景象要讓他一次又一次的看見?伊蓮恩究竟要死過多少次這輪迴才可以結束?
已經夠了吧、雖然自己是不死之身,卻沒有必要讓自己感到痛苦這麼多次,
心愛之人的死去光是一次就足以疼痛上千萬年,更不用提在每次輪迴中必會看見的重播。

「你注意到了嗎?」
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地方的金與他對話了,他不用回頭就知道金的臉上肯定充斥著悲傷,
那該是甚麼樣的心情?在上個世界裡他們因為伊蓮恩相遇、又因為伊蓮恩而分開,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伊蓮恩的存在,
他不應該喜歡伊蓮恩嗎?不、在沒有伊蓮恩的世界裡,他們也同樣得不到幸福,
究竟是誰的生存造成了如此滔天大罪,使得三個人在反覆上演的荒誕輪迴中得不到救贖?

「班,咱不想說破,只是你沉浸在謊言中太久了,咱果然還是……」
「別說了,我還沒有愚笨到需要你這怠惰的妖精王提醒。」
他示意了金不要再繼續把自己的愚笨說出口,那對他的自尊而言可說是極大的污辱,
他試著用手上的小刀割破手上的血管,血流不止、但他卻連一點痛覺都沒有--而這並不是不死的條件,
早在一開始他就該明白的不是嗎?關於自己真實的身分、或者說自己究竟是誰,根本不需要金的好心提醒他都該明白。

現在還出現在這裡有甚麼意義呢?是時候該前往下一個世界了,下一個伊蓮恩或金可能會死去的世界,
真是可悲的連眼淚都流不出來的結局,他從沒想過自己總有一天會成為如此特別的存在,
畢竟--他可是從小就活在被拋棄、被唾棄的環境中,光是進入七大罪就讓他難以想像、更不要提現在的世界,
儘管是一次又一次讓他體驗失去一個人的痛苦,不也是代表自己是特別的、才需要接受這些痛苦嗎?
不、但他只是想好好活著去愛伊蓮恩或者金,就只是這樣而已。

連這樣的願望都無法實現,這不才是最可悲的事嗎?

「你打算怎麼做?咱能告訴你的是,這裡大概就是最後了,要是你再回歸也許會永遠見不到伊蓮恩也不一定。」
「永遠、嗎?」
事到如今他的生命早已是永恆不朽的傳說,他還會害怕永遠見不到伊蓮恩的痛苦嗎?
更何況伊蓮恩根本沒有死去,他早就化作生命之泉、流竄在他的血液中每個角落,就像是與他永遠生活在一起那樣,
金說的話他一句也沒有聽進去,就按照他想要的去做就好,要是無法取得的話就去奪取、他是何等貪婪的狐狸,
他是--貪婪之罪的班啊。

「那--也不錯不是嗎?伊蓮恩或你可以永遠記得我、記得我這深愛著你們的男人。」
連溫柔的謊言都不願意再留下,只是背對著金、背對著早已燃燒殆盡的森林、背對著消失殆盡的伊蓮恩,
從今以後要背負的東西可說是多的數不清吧,他真的有辦法一一面對這永恆的寂寞嗎?
至少在人生的最後還能夠知道自己的身分,也算是值得了吧……

主謀者的命運可不是被註定的,卻會莫可奈何地走向相同的道路。

「金,答應我一件事。」
還差一小步就能結束這宛如笑話的計畫了,他站在邊緣靜靜的看著已經看不見原本蒼鬱景色的森林,忍不住笑了出來,
終於不會再看見你死亡的模樣了,終於……

「如果這不是最後的話,下次見面就狠狠殺了我吧,在這裡、往這裡刺下去。」
他指著自己心臟的位子用力的過份,深紅色的皮衣都被他的指甲抓出幾道裂痕,
就在這裡結束吧,最後的舞台都已經替他準備好了,雖然沒辦法再看見一次伊蓮恩的笑臉、也沒有勇氣去面對金哭喪的臉,
不過這是幫助他們解脫的辦法,永恆的寂寞--老實說他根本不曉得有沒有那個勇氣去面對啊。

他墜落了。

在墜落的時候他清楚看見原本熄滅的火又被點燃了,全身都充滿著無力感、他只有放聲大笑的力氣。

「果然--永遠不會結束啊--我的命運!所有世界都不會終結的!哈哈哈哈……」
墜入了火焰之中的他,仍然無法像正常人一樣去愛著誰--他是這麼想的。















後記:

其實在上次的計畫跟這篇最終章中間應該有篇殘匣畜猛,只是因為我不小心窗了所以只有這樣(土下座)
這篇的標題是班的角色歌,永無終結、其實也象徵這個計畫線最後是失敗的
在這之前的班雖然知道是計畫,但他以為是金或者伊蓮恩為主謀者(這點其實在殘匣會提到),所以直到這篇他才意識到自己是個主謀者
至於到底是班伊還是班金...我真取捨不出來,所以班最後還是貪心的兩個都想要吧?

七大罪就這樣斷斷續續寫了一年,總算是把KE這條線...補到結局了(忽視了甚麼窗掉的)
班之後的命運應該就跟H世界失敗的康拉德差不多,會一直輪迴某個場面直到下一次被計畫選上...
其實我好久沒寫計畫了啊(抹)在那之前我到底都在幹嘛啊啊啊(抱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