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35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fate/YGO】異國式未來餐會

*卡擬、私設注意

*所有設定屬於該位中之人

*時間軸位於第五屆戰爭結束後

Assassin 劍山 in 第五屆

 

前些日子收到了奇怪的通知,內容大概是邀請自己到一趟德國吃飯,一邊思考著搞不好是詐騙一邊進行手上的工作,不一會的時間中島就傳了訊息通知,說是有人邀請自己到德國去,時間地點全與剛才的通知一模一樣,這才稍微增加了可信度。

雖然並不是沒辦法去,只是邀請自己去的人居然還不提供機票這點讓他感到無奈,掏空了存款(甚至還從中島那裡借了一點)總算湊齊了來回的機票錢,敲定好去的時間後,又搭上了飛機前往邀約之地。

只是連他自己都想不懂,為什麼他會這麼執著於「赴約」這件事呢?

 

德國實在是遠比自己想像中的大,不過這麼說來也是,在他成為英靈前幾乎沒有離開過日本,即使是成為英靈後也是在一個彷彿一出手就會整個被埋沒的小村莊戰鬥,會有這種想法也是在所難免。現在的問題是,通知上雖然寫上了地址,但幾乎搞不清楚東南西北的情況下要怎麼找到對方的家?寄給他通知的人難道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嗎?

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不清楚東南西北的話就靠直覺吧!恐龍基因哪怕是在他受肉後也能發揮作用,野性本能肯定能帶領他到正確的地方!突然被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指引,他隨意選擇順眼的街道就這麼晃了進去。

 

結果還真的被他誤打誤撞找到了。

不過怎麼說呢,裡面似乎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還有一些雜亂的盤具碰撞聲,裡面到底在忙些甚麼?按了按門鈴等待裡頭的人開門,一邊打著呵欠調整體內時差一邊思考起到底是誰邀請他到異國一趟,不過當然的、腦裡自然是浮現不出任何一個人選。

 

「啊、歡迎你來德國、Assassin。」

眼前的青年讓自己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在他薄弱的記憶裡可沒有認識這種高得嚇人的傢伙,更何況還是個全身機械化……不、雖然就外貌來說無法辨識,但對方這魔力反應他還是感覺十分熟悉,瞇起眼努力的回想對方究竟是誰,最後腦中總算是浮現出人選、使他恍然大悟的敲了下手。

 

「啊、CasterMaster!」

「是喔?別站在外頭楞著了,先進來坐著吧?」

對方見他似乎理解自己的身份了,就先請了自己進屋子裡等待,不過是要等待甚麼?還會有人過來嗎?說起來連一點解釋都還沒有,例如他為甚麼在這裡、還有這場邀約到底是……

 

「啊啦、初次見面,Assassin先生。」

穿著十分優雅的小姐起身,左右拎起了裙擺做出了禮貌上的敬禮,稍微愣了下同時回憶起對方的身分,記得是在咖啡廳時撞見的Lancer⋯⋯等等、為什麼他會在這裡?聖杯戰爭不是早就結束了嗎?難道說這兩人用聖杯以外的機制締結了契約、現在正在異國展開新生活?雖然是值得慶祝的結局,但很快他就察覺到這個想法有多麼荒謬可笑。

Lancer是與自己一樣、有了肉身概念的Servant

 

「雖然有很多話想要跟您說,不過現階段能否請您去協助布萊克先生呢?」

少女以眼神示意著他往廚房的方向看,方才替他開門的布萊克正在廚房為他們的午餐忙得焦頭爛耳,不僅在動作上十分生疏,仔細一聞還有一點燒焦的味道,難得來到德國他可不想吃燒焦的香腸,與少女說了聲失陪後,自己就擠到狹小的廚房中拯救了手忙腳亂的局面。最後總算是讓這頓餐會看來不至於那麼不堪,至少有能吃的東西,而且食物也沒有真的烤焦⋯⋯除了這個份量似乎多到他們三人可能會吃不完以外。

雖然說是餐會,但一旁的Lancer優雅的切著自己盤中的牛排,而另一邊布萊克也十分認真的切著盤中的食物,自己有滿腹的疑問還沒問出口,例如戰爭的結局究竟如何了、當時本想與他同盟關係的Berserker呢?之前嘗試控制自己的Saber呢?還有從未見到面的Archer呢?以及在他們身上又發生了什麼⋯⋯然而他沒辦法問出口,總覺得是發生了許多不得了的事,就在自己離開戰場後、他們的命運卻還沒落幕,為了自己的夙願而戰、也為了尋找自己戰鬥的理由而戰。

 

Assassin先生,您應該還不知道戰爭的始末吧?」

Lancer擦了擦嘴巴這麼問著,他點點頭、確實這也是他現在最想知道的事,如果Lancer能替他解答那就再好不過了。Lancer看著他的反應稍稍低下頭,似乎是在思考要從哪裡開始說起,布萊克這時也結束了自己的餐點,就先從他與SaberLancer之間的最終戰役開始說起,兩人就這樣相互配合的將戰爭的始末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那是個曾經很接近自己的世界,但是劍山在那一刻突然意識到,他已經距離「那場戰爭」變得很遠很遠了。

          

「就結果看來,我們也是戰爭的生還者,要不要互相留個聯絡方式、之後還能再聯絡?」

「我是無所謂⋯⋯Assassin先生呢?」

「啊、沒問題。」

三人匆匆交換了彼此的聯絡資訊,實在是非常難得且特別的經驗,原本在戰爭中被視為敵人的對象突然間留下了聯絡資訊下來,還是些與自己有著同樣遭遇的人們,不由得思考著是不是在戰爭中的大夥都想到一塊去了、才會造成這般結局。

不過反過來想或許這樣的生活也不錯也說不定,能夠再多看看這個有所眷戀的世界、完成不一定要仰賴聖杯才能實現的願望,他們都該是懷抱著希望才會拼了命地活著——在回到那永無止盡的輪迴之前,這幾乎是他們現在唯一的安慰。

 

雖然本想要借宿在布萊克家中,但畢竟沒有與對方十分熟稔,Lancer看來也有其他要去的地方,這段期間他還是找個旅館先住著、順便當作觀光來逛逛好了。大概是目的地一樣的緣故,Lancer一直到十字路口前都與自己並行,原本也打算盡下紳士風度、送她回到她所訂的飯店——不過被對方婉拒了。直到最後一刻都在戰場上的Lancer又在想些什麼呢?這場戰爭有太多令人感到絕望的突發事故,她也是因為如此、才會在最後觸發召喚海神的機關嗎?

 

⋯⋯您想多了,那並非我的本願。」

Lancer在分別前回答了他的疑惑,在談述戰爭當時情況時她的眼神一度變得有些冷漠,不過現在的她就像是找到了什麼一樣、眼睛裡有了淡淡的笑意。

 

「在此告別吧、Assassin先生,祝福您往後順心。」

Lancer仍然像初次見面那樣做了個禮節後就走向十字路口另一邊,在回旅館的路途中他多少想過了自己後來的可能性,認真工作、認真活著、偶爾飛來德國會會這些還活著的「敵手」,一直到生命終結再回到英靈座上等待下一次的召喚。

⋯⋯好像也是個不壞的結果吧、他想,雖然未來的事他是一點也沒能力看穿,至少、這樣就夠了吧。

 

「好——接下來該往哪裡去呢——」

在德國的市場上,劍山的身影變得越來越小,就像是個普通人那樣、消失在人海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