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35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亮艾】迷子

迷子

 

 

 

※CP:亮艾

※回禮其之二、偏架空的原作時間軸

 

 

 

確實有誰正在找他,從遠而近慢慢過來的腳步聲、急促呼喊他名字的微弱聲響,艾德原本想循著聲音踏出腳步,卻發現腳下動彈不得,有甚麼正從腳底竄起並困住了他的行動,黏稠的黑色液體逐漸纏住他的雙腳,不知名的恐懼油然而生,而那聲音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清晰──

 

「……你在這裡啊,差不多該走了。」

「亮?剛才的是夢啊……」

不知道究竟是該慶幸自己被打斷了夢境,還是先掩飾自己有些失態的地方,只是亮說的該走了是要去哪裡?艾德眨眨眼睛、亮見到他這麼迷惑的樣子只認為他大概是最近決鬥過多、睡得有點迷糊了,稍微壓了壓太陽穴思考著自己該從哪裡說起。

簡單來說他們受到鮫島校長秘密委託,要回到學院調查未知力量的來源,雖然艾德自己心裡都有點譜、大概是當年洗腦齋王的破滅之光還對學院有一定的影響,只要查到源頭並將他除去的話學院應該暫時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只是就憑他們兩個人的力量要調查總佔面積相當於一座小島的決鬥學院實在有些困難,雖然艾德也問過為甚麼不找看起來更閒的人──例如遊城十代,但鮫島校長只是維持一貫的笑容打算敷衍帶過。

說的也是,總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十代帶過,他一個人外帶那些小夥伴的力量還是十分有限,這種時候不如仰賴他們外部的力量、在蒐集資訊上他們可不輸給萬丈目集團。艾德整理完思緒後詢問亮下一步要先去哪裡,亮沒有回頭、只是要艾德跟在他的後面走就是了,聽起來有點古怪但艾德並沒有多想太多,也許在他休息的時候亮已經找到了線索也不一定,要是有甚麼不對勁的話到時候他還是能想點辦法的。

 

不對勁?……會是哪裡不對勁呢?

 

穿過陰暗的森林,亮帶著他來到的地方是曾經使用過的廢棄校舍,據說亮之前曾經在這裡上過課,而在這裏也引發過好幾場黑暗決鬥,如果要說到有古怪的話、這裡肯定是首要調查的地點。艾德在走進校舍時突然感到背脊一陣發涼,但是他又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眼前的景象就是真實嗎?又或者說在踏入的瞬間他已經掉入了某個人所設下的陷阱呢?

 

「艾德,怎麼了?有找到甚麼東西嗎?」

「只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好像有誰正在呼叫他的名字,並不是在舊校舍的最裡面、而是在最外圍叫著他趕緊離開的樣子,為甚麼要離開呢?是不是畏懼力量的源頭被發現,而想要驅逐入侵者的破滅之光的聲音?但為甚麼那個聲音卻又讓他感到懷念,哪一邊才是真實?

 

「不要迷路了喔,舊校舍雖然看起來不大,構造卻是很複雜的。」

艾德緊跟在有光源的亮身後,一邊注意著周遭環境的變化一邊思索究竟是誰在外圍呼喊著他,越是走到深處越是聽不見那個聲音,可能是因為距離拉遠了所以連帶著聲音也消失了,只是就連破滅之光的力量也逐漸減緩、看起來有問題的似乎不是舊校舍本身,而是存在於這裡的「某個場所」。跟亮說了自己的猜測後,贊同了自己的想法而決定掉頭回去更加仔細地搜查,但是來來回回好幾次仍然找不到自己覺得有問題的地方,亮掏出了預備的手電筒、兩個人就在大廳各自分頭調查了。

艾德還是覺得有甚麼人正在叫他,他想朝著聲音的方向去調查,身體卻不聽使喚、總是讓他離那股聲音越來越遠。那才是真正的危險?或者說他的身體也陷入了令人在意的錯覺中?艾德究竟是在意著甚麼、又或者說他到底被甚麼所迷惑住,只是在舊校舍裡打轉是找不到答案的,也許答案就在舊校舍的外圍……艾德試著推開通往外頭的大門,卻發現無論他使出多大的力氣都推不開。

 

被困住了?但是怎麼會在這種時候被困住……距離真相應該只相差一點就能觸碰到,為甚麼會在這種時候被阻撓?艾德往回望去,亮不發一語的站在他身後、看起來比剛才更加詭異。

必須要逃走、但是他又能逃到哪裡去?眼前的這個人並不是他所熟知的丸藤亮,他也不能斷言對方就是他們所找的破滅之光,他終究不是那麼信奉直覺的傢伙,唯一能確信的是、要是無法迴避眼前的危機,他就必須在這裡葬送他的英名。

 

「艾德,往這邊、快一點。」

方才推不開的大門此時被人推開了足以讓艾德通過的小隙縫,眼前的「丸藤亮」見聞便舉起手、整座舊校舍頓時產生了強勁的風壓打算將推開的門再度關上。越是讓光芒逐漸消失,艾德越是發現自己的腳底被黑色黏稠的液體給纏上,這是夢境的再現?更令他在意的是要是門就這樣關上的話,他是否就再也離不開舊校舍?

不能猶豫、生死就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早在鮫島校長委託他們的時候他就有所警覺了,如今生存的大門即將關閉,他怎麼能就此葬送掉自己的未來?艾德費盡力氣往大門的方向前進,只差一點他就能離開這詭異的佈局,雖然不曉得外頭究竟是誰在等他、但畢竟都為他打開了未來的道路,說甚麼他都不能辜負對方的好意。

 

被牽起的那隻手,並不是那麼熟悉、而是確實就存在於這裡的、某種羈絆。

 

「……艾德?該走了喔。」

當艾德意識到剛才這一切似乎只是一場夢的時候,說實話、他發自內心的鬆了一口氣。不管是破滅之光、長得像亮的偽裝者、還是那團黑色黏稠的不明液體他都不想再碰上了,鮫島校長的委託一旦處理好他就要立刻回到職業聯盟內繼續過他的決鬥貴公子生活,短時間內再也不踏入決鬥學院一步了。

只不過當亮困惑的問他發生甚麼事時,眼前的面容又與方才夢境裡對他伸出手的那個人重疊,為甚麼就連在夢境裡亮也會察覺到異狀而牽起他的手呢?不管是剛才醒來時發現被牽起的手、或者是在夢裡……艾德嘆了一口氣,莫非是地獄凱薩的直覺使他發現這一切的異狀?

……不太可能吧。

 

「先到圖書館去查點資料,接著去問幾個學生問題,然後……艾德?」

「就照你說的去做好了,大偵探。」

「……那麼你就是我的助手了,可不要搞砸了啊。」

這才是他所認識的丸藤亮啊,艾德再一次確認了對方的身分、快步跟在後頭。

 

 

 

 

 

後記:

 

給幫忙校稿的Aster的回報禮物,是一篇全程都在玩雙重身分(?)與破滅之光的類COC風格

簡單來說艾德一開始就被黑色的東西纏上,接著產生幻覺差點被困在破滅之光的召喚地(舊校舍),因為亮的即時發現才把他從那邊拉回來,

想了想大概還是這個主題比較適合他們,本來要寫的特務還是原作向梗突然之間我就忘光了啊哈哈哈(你)

想到的時候應該還會再寫吧OD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