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60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快凌】某個午後、偶然遇見的筆友

某個午後、偶然遇見的筆友

 

 


※CP:快凌
※無決鬥的世界、理科作家與文組科學家、短篇但說不定會有空補完

 

 


「……你又逃出來了。」
他一如往常的坐到唉聲嘆氣的男子對面的座位上,紫髮男子焦躁地抓著頭髮、還滿頭大汗的,一副剛從甚麼東西手掌心中逃脫的樣子,
平常因為這種情況早就見怪不怪因此他也沒打算多說甚麼,只是向服務生點了杯咖啡後靜靜的看著對方,
基本上如果已經到了要來找他的地步,那就代表情況真的很危急,已經是片不容緩的情況,
畢竟也是早就預料到的光景,他將背包裡已經事先準備好的筆記本放在焦躁的男子面前。

 

「我也不想每次都拜託你這傢伙啊。」
「彼此彼此,我也不想在我研究快有成果時還得出來見你。」
男子將筆記本迅速翻閱過一次,很滿意的點點頭、接著拿出背包裡放著的筆記型電腦開始迅速地寫起文案,
看著對方總算上正軌後,他也沒打算插手、只是坐在一旁滑著手上的Ipad檢查自己的研究是否哪裡有錯誤,
照理來說應該是最不相容的兩個人居然會坐在一起喝咖啡,不管換作是哪個認識他們其中一方的友人肯定都會大吃一驚吧。

 

神代凌牙,半年前剛從新人獎脫穎而出的天才型作家,其獨特的文風以及冷硬的風格成為他得獎的關鍵,
然而在出了第一本書後就因為作品太過生硬、毫無情感上的流動變化而慘遭社會唾棄,再加上凌牙以前的黑歷史被惡意的粉絲挖掘出來,使得他的文學之路更是雪上加霜,
或許只是陰錯陽差的錯誤,他在平時為了躲自家責任編輯兼好妹妹璃緒的時候意外結識了同樣來咖啡廳休息的科學家,
原本想說對方穿著白袍該不會是在玩Cosplay,結果居然是實實在在有著工作的成年人--大概是對這個社會有甚麼偏見了吧。

 

天城快斗,總是關在自己家裡做實驗、只有在實驗遇到瓶頸時才會出來到咖啡廳喝咖啡的天才型科學家,在光子學上曾經獲獎無數,
起初凌牙只是抱持著對方可能跟自己一樣被甚麼人追殺著才到咖啡廳,後來知道只是出來散散心時說實話還真是失望透了,
也許是經歷本就比快斗少的緣故,他一開始並不把快斗放在眼裡,畢竟兩個人所在的領域可是天差地遠,
不過當快斗隨手拿走他拿來擬訂大綱的筆記本並隨便在上頭塗改後,他實在是忍不住拍桌大罵。

 

「喂、那東西不是你的吧?還來!」
一把搶過筆記本並仔細檢查塗改的地方,因為只是鉛筆在上面輕輕地做了註解、要處理還是挺方便的,
只是凌牙重新讀過快斗所修改的地方後,發現原本他所煩惱該怎麼發展或是怎麼讀總是不順暢的語句突然就迎刃而解,
這傢伙雖然身為科學家、但文學造詣卻也不輸給自己,凌牙莫名的燃起一股競爭心態,並跟快斗成為了微妙的朋友關係。

 

「……還是想不懂為甚麼你會跟我要手機號碼。」
「我那時腦子壞了吧。」
一如往常的自嘲當時的邂逅以及筆記本上可以說是龍爭虎鬥的靈感爭鬥,習慣以後倒也不是甚麼會令人困擾的生活,
快斗現在可以說是自己忠實的讀者吧,就以這點來說他就覺得認識快斗還算是--滿愉快的。

 

「凌牙--你在哪裡--稿子寫完了嗎--」
「嘖、為甚麼這麼早就過來了……咖啡錢我幫你付了,再見。」
凌牙迅速收拾桌面上的筆記型電腦後從咖啡廳後門溜了出去,年紀輕輕就做了責任編輯的少女則是因為找不到自家哥哥而氣急敗壞著,
那麼下一次的實驗要從哪裡開始研究起好呢?快斗將手上的咖啡一飲而盡,接著離開咖啡廳。

 

 

 

 

 


後記:

 

以前跟人討論過的腦洞,大抵上是浪漫理論的科學家以及理性探討的文學者,每天的日更都在一天快結束的時候更新這樣沒問題嗎
只是簡單寫了一下開頭,也許有機會還會有後面的故事或甚麼,當然更有可能就這樣了(爆)
現在寫快凌有種微妙的感覺,可能是跟這一兩個星期都在寫轟爆有關,有時間再看看Zexal復習一下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