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35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三創】雙面作戰

雙面作戰

 

 

 

※塔羅企劃三創

※出場角色:Joker/國王/節制/命運之輪

 

 

 

就算只是贗品般的謊言,只要能夠拯救一個人的話、那就是真實的力量。

 

「今天的狀況不太好喔?」

才剛發出聊天訊息而已,就看見上面「正在回覆」的消息閃爍著,按照對方打字的速度大概還要好段時間才會看到回覆,何況最近才知道對方左手受傷而已。等待了一下對方也只是回應自己「沒事」,還真像是那個愛逞強的傢伙的作風。

 

「嘛、有甚麼事情要記得說出口,你這傢伙的老毛病就是喜歡一個人埋頭苦幹。」

「……我沒有。」

就連喜歡逞強也是跟以前一樣完全沒變,對著螢幕無奈地露出笑容,隨口告知了聲要出門就關掉聊天視窗,接著點開另一邊的聊天視窗、仔細查看了寫在上頭的情報與注意事項,丟了一張貼圖後就關掉電腦、到衣櫃裡找適合出門的衣服。

雖然自己本身不喜歡去攪和麻煩事,雖然喜歡看熱鬧說到底也只是站在一旁圍觀,但這一次可說是徹徹底底踩到自己最大的底線了──明明是那麼單純、完全不像外表一樣堅強,就連親近的摯友也不擅長表露出感情的傢伙……

 

「比起明確的塔羅目標,在暗地裡活躍的鬼牌才是值得注意的對象呢、呼呼。」

 

 

要說到自己這次之所以會選擇行動的理由,是在她那位不擅長求救的摯友國王──卡蓮態度變得不太對勁的時候,隱約察覺到有事情隱瞞著她因而逼迫她趕緊把事情說出來,不過卡蓮還是一如往常、說是不想連累非塔羅的她而選擇把心事吞入肚裡。簡直是莫名其妙而且不可理喻,這傢伙怎麼跟剛認識她時一樣從來沒有成長,該求救的時候就該求救、她的實力她又不是不了解……不過要獲取情報的手段她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尤其是因為創作而累積下來的粉絲可說是自己最大的武器。

 

「欸?國王陛下嗎?不曉得耶,不過戰車大人好像也有在做甚麼的樣子。」

「對了對了,審判大人跟輪子大人也有喔!不如說整個塔羅好像都有點動作的樣子!」

「嗯……塔羅處理事情一定是走正規程序吧……那麼、有掌握到確切情報的就傳私訊跟我說吧,掌握到有力情報就開放點文一篇。」

將公告一併公布到自己的部落格後,她開始調閱其他留言版的訊息試圖找出可能性,最後在一個灰色地帶的留言板上找到了一串訊息,裡面幾乎都是對她的摯友謾罵與欺侮的言論,長期創作而養成的文字感受力更是讓自己幾乎招架不住。

那個傢伙自從當上塔羅後,每一天都在忍受這樣的言論攻擊嗎?而且有些言論甚至還宣稱自己已經掌握到國王的實際身分與動態,連她正在上班的公司都已經放出來,這樣看來事情已經到很嚴重的地步了。塔羅他們應該很快就可以掌握到這條線索並加以行動,但要等到官方強制刪除那些人的帳號恐怕會為時已晚,何況真實身分被掌握的話、更有可能會在現實中加以報復,該怎麼做才好呢……還在思考的時候旁邊的視窗跳出了一個訊息,是塔羅之一的節制。

 

「Joker,作品怎麼樣了?需要資料嗎?」

「啊、節制來的正好,我有事情要問你。」

仔細思索了下該透漏那些情報給節制後,手指便飛快的在鍵盤上打下了文字,眼前的節制雖然並不是會將感情流漏於文字之中的人,不過從他巧妙轉換話題的技術就可以約略猜出來自己的想法是對的,不過還不知道對方究竟掌握了多少,可以的話她還是想從身為塔羅的節制口中聽到確切的情報,她隨口說了個理由、盡量不引起節制困惑的旁側敲擊著。

 

「最近國王她挺忙的啊,你們最近在決定甚麼會議嗎?」

「這個我無可奉告呢,而且你跟她這麼好、為甚麼不直接問她反而問我呢?」

現在要再拐個彎說國王不告訴自己的話反而是挖個坑給自己跳,打個哈哈就想轉換話題不料這舉動大概被對方看穿,一旁一個私密視窗跳了出來,節制察覺到自己正在隱瞞著些甚麼因而發來了訊息要自己不要隨便搗亂。

 

「沒事沒事,只是友好的PVP而已、節制大人不用太擔心啦──」

「只是友好的交流嗎?要是真這樣就還好,不過總覺得你這傢伙隱瞞了甚麼啊。」

「節制大人想太多了啦──我先出門啦、之後聊──」

真可怕的直覺,如果再不快點關掉電腦的話恐怕就要被對方套出話來了,自己好不容易盤算好的計劃要是被對方發現就會變得十分困難,畢竟對方可是塔羅之一、區區一張鬼牌可沒辦法與之抗衡。

不過也多虧如此自己也知道應該從哪個方向下手,待會要去的線下聚會就以這個為目標、讓其他人去調查看看好了,既然有留言板跟塔羅內部的強力情報(雖然只是隱約察覺),要抓到一兩個傢伙應該不是件難事。

 

「居然有人對國王大人這麼做嗎!太不可原諒了!」

「那,Joker希望我們怎麼做?之前你也說過的吧,只要有任何情報就跟你通報。」

說話的男子將一份資料丟在桌上,雖然人數並不多、不過據男子所言,這是目前可以確切掌握到虛擬身分跟真實身分的國王黑粉名單,其中一個名字她很是熟悉、沒記錯的話是國王之前跟她說過上班時偶爾會找她碴的傢伙,這一次先拿這傢伙殺雞儆猴好了。

 

 

「Joker姊姊──我聽說了、你是不是打算去清理國王的黑粉啊?」

「嗯?沒有啊,只是友好的PVP而已,而且怪盜才不會聲張正義呢、這種事讓輪子你們煩惱就好了呀。」

消息還傳得真快,居然連命運之輪跑過來問了,不過下手的時間也差不多決定了、只要等到她的計畫奏效之後對方親自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因為有一群怪盜的好夥伴傾力相助、所以肯定沒問題的,剩下的就看塔羅那邊決策怎麼樣了,她這種小角色、也就只能用這種方式幫助朋友了。

 

另一方面──

 

今天上班總覺得心神不寧的,看了一下行事曆、除了今天要開會外沒有甚麼太重要的事項,男朋友也說了晚上要來載她去吃飯,還訂了高雄最好吃的甕仔雞說是要好好犒賞自己,今天的會議如果有好好發揮的話將來的升官之路就不是夢想,一想到這邊她就忍不住哼起小調。

不過一踏進公司她早上那種不好的預感又冒了出來,辦公室裡面的人都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瞪視著自己,是怎樣?今天的妝上的太漂亮大家都想要把自己嗎?她可是有男朋友了喔、而且還談著一段十分幸福的戀情,任誰也打破不了她幸福的局面。

在公司報告的順位她是第三個,不過不同如以往的會議、今天總是聽到有人竊竊私語著,還覺得奇怪而踏上檯面的時候,正要開口的那瞬間她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她原本以為是今天會議所要用的資料,不知道甚麼時候被人竄改成她原本放在D槽內要拿來捉弄隔壁部門的卡蓮的計畫,還被人用惡作劇的口吻標上了用詞錯誤跟錯別字,最後還註明了是黑夜中的小可愛所為,把她嚇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的,會議桌下的幾個人繼續起鬨、她幾乎是狼狽地逃出會議室。

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昨天明明確定過好多次資料沒有問題的,是甚麼時候被掉包的?因為這件事情整個部門看她的眼神都不對了,她恨不得趕快下班投奔男朋友的懷抱。不過就在她滿懷期待、看見男朋友車子停在門口的那瞬間,她迫不急待地想飛奔到男朋友的懷抱裡,卻被她的男朋友所推開。

 

「你告訴我,這個是你寫的嗎?」

以前發表在留言板上抱怨男朋友的話一封一封加密保存到男朋友的信箱裡,一字一句全都是譏諷與嫌棄的語氣,就算她想強調這不是自己所寫的,但不管是IP還是暱稱全都是她曾經用過的。男朋友冷漠的看了她一眼,之後便開車走人了。

今天會變成這樣絕對有問題的啊,她憤怒的登入Unlight Online打算隨便找幾個路人洩恨,這時在一旁傳來了私人訊息,暱稱是Joker。

 

『今天晚上十點到死都黑爾頓,否則就公開更多你的資料。』

若有似無的謠言以及犯人主動現身,今天受到的屈辱已經到了頂點,不能接受對方就這樣隨便踐踏她的未來規劃,她帶上自己的終身夥伴接受邀約。

死都黑爾頓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除了魔物外這裡幾乎沒有甚麼人出沒,只有極少數喜歡找樂子或者私下約戰的人才會來到這裡,除了有大量的寶物和不受到他人影響的幽靜環境外,大部分的人都想不到這裡還有甚麼值得來的原因。她看了看時間已經差不多十點,不過該出現的那個Joker還是沒有出現,就像個白癡一樣取了個張鬼牌的名字、是想要將自己當作塔羅的替補嗎?她可要用實力告訴那種傢伙,她根本沒有資格把自己跟塔羅放在一起。

 

「嗯,是啊、我是沒什麼資格擔任塔羅,不過作為鬼牌、我可比他們更加自由。」

深夜裡突然劃破天際的長棍打響了PVP的第一發信號,但在對方回過神來下達指令之前血量已經所剩無幾,儘管後面幾個回合拚了命在防禦、還是抵擋不住對方猛烈的攻勢。在她倒下之前她只是聽得對方淡淡的聲音留下幾句話便揚長而去,語氣輕的就像是在訴說明天早餐要吃甚麼才好一樣。

 

「還想找我親愛的國王陛下麻煩的話,下一次可不只是PVP這麼簡單喔。」

 

 

「……芽月你是不是做了甚麼。」

「我有做甚麼嗎?先不說這個,卡蓮我跟你說貓咪真的好可愛……」

螢幕另一頭一邊跟戰車討論下一次的開戰時間,一邊放棄對那個擺明著在裝傻的摯友追問的卡蓮皺起眉頭,今天早上上班的時候遇到隔壁部門的人,看到她匆匆忙忙的道歉後就跑掉了。她記得對方是自己的黑粉,不過這轉變大到讓她覺得對方是不是發生甚麼事,跟身邊幾個信得過的人打聽過後才知道昨天一整天對方似乎都處在被駭客攻擊的情況。

說到駭客,她那位摯友的身邊似乎正好有一位提供駭客協助的粉絲,再加上節制一副「我一點也不知道死都昨天有人打架喔」的語氣,她天生敏銳的直覺就算對方不開口也已經猜到大概是怎麼回事。

 

明明就跟她說不用插手的……

差不多也要到PVP的時間了,正打算跟她說聲告辭就到遊戲世界時,一旁的私人訊息傳來了一句話。

 

『就算只是贗品般的謊言,只要能夠拯救一個人的話、那就是真實的力量。』

 

「真是意義不明……算了、下次再說好了。」

卡蓮關掉了聊天軟體,重股士氣準備迎向今天的挑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