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361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轟出】奪取希望之人

奪取希望之人

 

 

 

※CP:轟出

※終ノ空計畫、部分劇情參考有、代碼:R

 

 

 

 

──少年們呦、你們所想奪取的,是希望、或者幸福?

 

一如往常的夜空、一如往常繁忙的城市、以及一如往常想要盜竊的心與寶物,今天的轟焦凍也站在某棟高樓的天台上注視著地底下的人們。總有一天這個城市的所有寶物都會來到他的手上,隨著自己的計畫一步步的實現以後,他最終目標便是整個世界──趨時他將奪下這個世界、讓所有人都獲得幸福。

要完成自己的願望就必須奪取這個城市內最耀眼的寶石,作為新任市長的綠谷出久便是他下一個目標,換句話說只要奪取這座城市的「象徵物」他就能掌控人心,至少從他的視角來說他是這樣理解的。在他縝密安排接下來幾天的準備工作以及何時下手的時候有個人無聲無息地走到他的後頭,一開口就是嘲諷的語氣,彷彿是故意引起轟焦凍的注意似的。轟焦凍從紙本作業中抬起頭來,爆豪勝己露出一副看好戲的笑容詢問他近來可好,轟焦凍只是輕笑著謝謝他的關心,畢竟他們在這一個世界的關係已經與之前全然不同。

 

「上一次是讓綠谷拿分了,這次我可不會讓他如願。」

「你還沒搞清楚自己的地位嗎?……哼、反正我也沒阻止你的權利。」

「你除了身為主謀者外都不打算管其他人吧?真像你的作風。」

對話就在這裡中斷了,轟焦凍繼續埋頭做自己的準備工作,等到他再抬起頭時爆豪已經不在那裡。他知道他們三人之間的關係會隨著世界不斷變動,但那又怎麼樣?該追尋的願望只有一個、該追求的幸福也就只有一種,只有實現自己的願望才可以追尋到幸福,正是因為他們三人都懷抱著同樣的想法,所以他們才會在這裡一同追尋永恆。

轟焦凍將自己的準備工作搞定後便上床睡覺,面對十七年以來都沒有變過的天花板,他心裡想的全都是計畫成功或失敗後他們的下場,也許這個輪迴不會有結束的一天,也許有一天他們會厭煩這重複的結果而決定一起逃脫計畫,太多的假設在腦海中打轉,最後他因為思考太過疲倦而陷入深沉的睡眠。

夢裡的他一直在追逐著某樣東西,也許是他們曾經擁有的願望,也有可能是潛藏在他自身未曾發現過的情感,但那會是甚麼呢?會影響到他們三人之間的感情嗎?會影響到將來他們奪取願望的時刻嗎?如果是不能延長時限的東西還請盡速離開吧,他不希望自己堅定的意志會被突如其來的念頭打散。

說起來要是這麼輕易就被打散的話,不就也說明了他的意志就到此為止。

 

隔天綠谷出久按照行事曆上的計畫應該會參加某個英雄人物雕像立成的啟幕典禮,時間是晚上七點、要下手的話從附近的大樓順著滑翔翼是最好的辦法。轟焦凍趁著其他人將注意力都擺在巨大的英雄雕像時設置機關,等到晚上綠谷出久出現在目標點上時他就能實行他的計畫。他沒有料到在他設置機關的時候會有個人一直站在他旁邊觀看,等到轟焦凍發現時、他只是露出笑容向他表示並沒有打算阻止他的意願。

 

「……你是誰?綠谷的保鑣?」

「Hunter、吧。」

對方突然報上一個極其中二的名字,雖然轟焦凍本身也覺得做為怪盜已經是很中二的事情,但沒想到還有這種大言不慚說自己是個獵人的傢伙,狩獵怪盜之人?還是更加中二的可能性?這一身裝扮看起來更像是個科學家更讓轟焦凍覺得可疑,這傢伙到底是甚麼人?

 

「你想奪取的東西,是希望、還是幸福呢?」

突如其來的問句讓轟焦凍皺起眉頭,為甚麼這個人會選在這種時候詢問這種問題?如果他是與計畫息息相關的人士,那他就應該知道作為主謀者的他最後的選擇會是甚麼。於是轟焦凍毫不由於的說出自己的答案,Hunter只是微微一笑、希望轟焦凍不要後悔自己的決定後,就抓住銀色機器人所變成的翅膀飛走了。

剛才那是怎麼回事?轟焦凍明白對方不僅僅是計畫相關之人,同時還預測了他們這個輪迴的可能性,但那又怎麼樣?如果是想要改變這個世界的話就不應該去改變他,而是去改變爆豪──或者保護綠谷還乾脆一點。轟焦凍愣愣地看著對方的身影,他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而那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感覺到的、即將結束的鼓動。

 

 

距離晚上七點還有十分鐘,為了一睹綠谷出久的仰慕者全都聚集在雕像附近等待他從飯店裡出來,轟焦凍確定著自己所設置的裝備能夠正常啟動,一旁的爆豪勝己只是盯著底下沸騰的人群,露出一臉不屑的表情。原本的世界裡他們三人不應該會同時存在於同個場所,真要說的話他們應該是競爭關係,但是轟焦凍一直把握不定他們三人之間的距離,究竟要怎樣才能算是正常?他知道自己曾經被綠谷所救、被爆豪視為眼中釘、然後呢?他真正的想法是甚麼?

差不多該開始自己的表演了吧?一如往常的城市、一如往常的喧囂、一如往常的三個人,今天也同樣聚集在同樣的舞台上大肆表演著名為末日的戲碼,這不是再好不過的嗎?一成不變的生活可不是誰都能體會到。

 

「那、那麼就讓我們揭開序……嗚啊啊啊!」

綠谷在開場白還說不到一半就感覺自己被甚麼人抱著,一抬頭就發現自己極其熟悉的人──儘管被面具遮蓋了大半部分的臉部,但從那頭明顯的紅白髮就能知道對方的身分。他知道按照日期、已經是計畫即將要執行的日子,但他畢竟還是得遵從這個世界觀下的淺規則,不能依照自己的一己之私行事。

 

「那、那個轟君,放我下來……我不會反抗的。」

「綠谷,當反派的滋味挺不錯的。」

雖然轟焦凍嘴裡說的是這樣的話語,然而下一個世界也許他會成為與反派完全不同的人,所有的角色會在新的世界有新的變化,這就是他們三人所處的情境。所以他們還談甚麼希望與幸福呢?適應了新的世界後轉眼間又會到下一個世界,重複著不間斷的輪迴直到真正的結束之日。

如果那個結束的預感是真的的話,或許這一次就是他們的最後。

 

真正的、最後?

他們所嚮往的真正的最後、又是甚麼?

 

「但是我在想,我們這樣、真的就可以了嗎?」

「轟君這是……要投降嗎?這樣的話就是我跟小勝取得一勝喔。」

轟焦凍對於綠谷的疑惑沒有回應,他終究還是在希望與幸福之中選擇了希望,選擇了相信那個素昧平生的人給予他的一句話──並選擇了實行。為了記錄這次計畫所誕生的使者爆豪靜靜地注視這一切,本來他就不喜歡干涉計畫的一切,不如說正是因為相信自己的實力強大才不去做過多干涉。爆豪在計分板上為自己跟綠谷畫上一筆,轉動了下一次的輪盤。

 

「像鬧劇一樣的故事也差不多該結束了吧?如果是我的話肯定能搞得更加盛大,但是、我的願望肯定不是這個……該死、我們到底是在誰的掌控之下……」

輪盤上的指針停下,所指向的地方──僅僅寫了「希望」二字。

 

 

 

 

 

 

R2:怪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