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98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三創】鬼牌計謀

鬼牌計謀

 

 

 

※Unlight Online塔羅企劃三創

※登場角色:Joker/國王/正義/And…

 

 

「那麼再見──下次有機會再見面的時候再說吧,Joker。」

跟正義的對話結束後,Joker登出了現在的位子,轉而打開另一邊的聊天室整理資訊給她的智囊團們。說實話她對於這麼高難度的任務沒什麼自信獨自一人完成,大致上的流程她倒是想了不少,只要智囊團──她親愛的團員們能夠正常發揮實力的話,應該還有不少勝算。

 

「多虧正義大人的名單,這樣Joker就能一舉突破了吧?」

「我們的重點不是將他們的體制破壞,而是掌握確切的證據,用正規的手段讓他們再也無法站起。把他們底下的隊長名單也查給我,從那裡下手是最快的。」

簡單下了指令後,她就與其他人說聲晚安並關機,雖然說平時做的事情跟這次沒什麼兩樣,都是抓住了對方的把柄並讓對方束手就擒,但對方可是主宰本次事件的主謀,讓她的摯友痛苦了兩年多的施壓者,甚至還讓其他塔羅也感到痛苦,要是不把這些加個幾百倍奉還,那就對不起自己的名字以及所代表的意義了。

整理了最近拿到的梗以及粉絲所給的回覆、還有方才調查的事情的進度報告,Joker揉了揉眼睛、差不多也是該上床休息的時候了,要是不養精蓄銳的話怎麼能將那些傢伙玩弄於股掌之間呢?對方絕對不會坐以待斃,但是既然她所崇拜的塔羅都親自拜託她了,身為怪盜的職業守則、她就有責任要做到最完美的狀態讓雇主滿意。

 

隔天是休假日,調查的事情已經交給其他人去處理,她所需要做的事情並不多,於是她打了電話叫她的摯友國王、打算兩個人出去走走。陽光炙熱的午後二時,她們兩人走在毫無遮蔽物的中央公園,四周三三兩兩的人群或坐或站,幾個孩子追逐著飛盤、偶爾傳來幾聲吠叫,若不是現在處在事件的中心點、今天肯定是個十分適合閒情逸致度過的一天。從剛才開始國王的臉上幾乎就沒有笑意,就算與她談論遊戲的話題也看來心不在焉的,Joker皺起眉頭、往她的弱點──也就是肩頸的位子輕輕地捏了一下。

 

「痛、你做甚麼啊……」

「誰叫你都在發呆,要撞到樹了喔。」

雖然有她在要撞上去也是件難事,但還是讓國王意識到自己恍神的事情而垂下頭,一直以來默默承受著黑幕的威脅、每一天都處在焦慮之中的摯友,明明她擁有著無庸置疑的實力,卻還是要受到這等殘忍的對待,好不容易夥伴們願意幫她解決問題、黑幕卻掐著這點作為她的弱點對她施加更多壓力,這是她最不能忍的事情。

 

「現在連你都被扯進來了……」

「你在說甚麼啊,我本來就在裡面啊,而且不就是因為你們沒辦法處理了才會找我嗎?」

還是一樣比起自己的事情更加注重別人的事情啊,就是因為這樣才完全無法放心下來啊,這個明明比自己大上兩歲的摯友,是甚麼時候關係變得這麼好呢?雖然想不起來了、但以前的自己絕對沒有想到這段友誼會走這麼長遠吧?她做了個深呼吸,接著拉著國王的手開始逛起街來。

以前好像也有過這樣的事,在自己還沒有能力的時候曾經也在這裡遇到過一次厭惡自己的人,雙手止不住地顫抖、只是一心拉著國王想要趕快離開現場,國王困惑的聲音從後頭傳來,她只能盡量冷靜地說出「我看見她了」這樣短短的話,熟知一切的國王聽完後反倒拉著自己的手往捷運站的方向走去。

那是在連歸屬都失去的自己最無助的時候,緊緊握住的溫暖。

 

「我說芽……」

「你放心吧,損友就是一邊調侃你、一邊保護你的存在啊。」

所以這一次、已經擁有力量的現在,就換她回報那份恩情吧。

 

 

那天晚上她就收到她所需要的資料,一一道過謝後打開無數個視窗開始執行自己所設好的計畫。雖然自己實際上並不是個能夠登上電視大螢幕的網路作家,不過要說到名氣、以往的做事風格以及文筆讓她無論是白粉或黑粉都擁有不少,當然幾個作事風格差不多、或是價值觀合得來的網路作家自然而然的也會靠近自己。藉由文字可以使兩個陌生人走在一起,打從一開始寫作起這就是她的信念。

在現實世界中她其實不強,既不像其他塔羅有修練過武術、體力也因為長期待在家寫作的緣故並沒有很好,但是這樣的她唯一強大而且足以令她取得「Joker」這樣實至名歸的稱號的武器,那就只有一樣。

 

「差不多了,如果計畫成功的話應該下個星期就能見真章了吧?」

「……每一次幫Joker之後才感覺到自己做了件很可怕的事情呢,你這次怎麼想到這點子的?」

「嗯?多虧節制大人吧,畢竟我們可是青春戀愛浪漫故事、可不能將太過現實的壓力放入故事、這樣有失我的美學呢。」

她又仔細的看過一次名單,一直到游標停在某個名字上時她停下了動作,那一串ID很是眼熟,是只有自己才能解決並跨過去的障礙。

 

「……這個ID、我剛才沒有分配出去吧?」

「是的,她的資料我記得就附在旁邊,要幫忙聯絡嗎?」

「不了、這個人由我來吧,這麼有趣的事情、只看戲的話就太無聊了。」

 

 

為了避免起疑,這段期間她跟國王幾乎沒有聯絡、其他塔羅也各自有自己繁忙的事,而且聽說塔羅那邊又受到了攻擊、這次的對象還是命運之輪,一向堅持「怪盜就是個愛貓人士」的她差一點就要殺入遊戲裡挖出所有掌握到情報的黑粉大開殺戒。自己所策劃的事情雖然執行難度很高,不過幾天以後就有第一封成功的消息傳了過來,隨後就如同雨後春筍般傳入了捷報,準備工作差不多就是如此吧?接下來就是自己的工作了,從衣櫃裡取下了與虛擬世界一模一樣的面具並戴上,金黃色的羽翼驕傲的宣揚她的自信,淺藍色的披風融不進夜色也無所謂、她的模樣要讓所有人都記得──以如此鮮明的形象。

忘記是看了哪部作品曾經這樣說過吧,怪盜總是出現於黑夜又潛藏於黑夜,雖然也有過怪盜團的特例但終究只是特例,大部分的怪盜還是獨來獨往的獨行俠多。對於這點她不能否認,怪盜跟偵探這種組合對作品來說才是最大的賣點,但是她更加嚮往怪盜團之間不可攻堅的羈絆,那是一度失去歸屬的她現在能夠回去的地方。

 

「Joker,下一個巷口右轉,盡頭的62號就是目標家。」

「OK、這邊附近有甚麼可以安全爬到二樓的梯子嗎?……喔、隔壁這個窗戶感覺就是專門讓怪盜攀爬的呢。」

「你自己小心一點、可別掉下去了啊。」

雖然在現實裡爬窗戶進去某個意義上還是很不科學的行為,不過這麼做才比較有怪盜的感覺,而且就調查的資料來說這樣做才是正確的。半掩著的窗戶、窗簾隨著晚風徐徐的飄動,這樣該不會叫做私闖民宅吧?不冒著這麼一點風險是抓不到他們的把柄的,何況在她面前的人是絕對不會報警的──她手上拿著的、兩年前指名道姓毀謗她的留言版文字證據就在她的手上,她是不可能報警的。

 

「呦、還記得我嗎,你當年說的怪盜,現在要來盜取你的心了。」

這大概也是上帝所開的小小玩笑吧,兩年前讓自己下定決心變強的黑粉,居然是這間公司的隊長之一,如果自己的計劃需要成功就必須要拉攏所有的隊長以及其底下的員工,為了這個她幾乎動用了所有人脈、將她兩年下來因為文字所建立的人脈網使用的完美無缺。員工跟其他隊長倒還是好搞定,畢竟她都有對應的人選可以處理,唯有眼前這個人如果不是自己親自說服就沒有意義了。她盡量不讓對方發現自己的緊張,擺出一如往常從容的笑容,實際上大概是緊張得快死了,要是在這裡失敗的話所有人就有可能遭受敵方的反擊,機會只有一次。

 

「別開玩笑了,你真當自己是個怪盜?寫的文章爛的可以、還真以為自己是個大手可以為所欲為?」

對方的虛張聲勢跟兩年前比起來殺傷力絲毫沒有減少,不如說對現在的自己來說還是很難受,但她不能表現出情緒、面具就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表情才刻意戴上的。

 

「我記得你在遊戲裡也很有實力吧?我們有不少人被你幹掉了、憑你那種實力你就不會覺得不甘心?塔羅只肯把你當成備胎、有危急的時候推你出去送死,你卻成為不了她們的一員,你還這麼賣力的原因是甚麼?他們給你錢了嗎?他們給你遊戲裡的外掛了嗎?甚麼好處都沒有,還要為了人家做到這種地步,真正的怪盜才不是這種爛好人吧。」

這些問題她時常在灰色地帶的留言板上看見,尤其是最近自己的活躍程度上升後,許多人議論紛紛、說是Joker要篡位的可能性很高。要是真能篡位成功就好了啊、如果能以塔羅的身分處理這些事情肯定會更輕鬆的吧、雖然腦子裡曾經想過這些事情,不過這些事情一點都不符合她的美學,更重要的是──

 

「你說的沒錯呢,事成之後我去要要看酬勞吧,搞不好比作家賺錢多了。」

原本在窗緣的她跳進了房間裡,略帶著笑意的臉龐背對著月光更加顯得可怕,其實她也不曉得自己該做些甚麼、腦袋裡可說是一片空白,但是她不能表現出那樣的表情,面具很好的替她掩飾了自己真正的心情。

她說的話其實一點也沒錯,做這種事情根本就是吃力不討好,說到底她也可以選擇拒絕並繼續過她的怪盜生活,但那又算甚麼?會成為怪盜、本身就是極為私心的想法啊。

 

「不過有一點你可能搞錯了,我是個自私至極的傢伙,塔羅太正派了、沒有足夠自由的天空讓我飛翔。」

她輕輕地舉起一直藏在披風下的瑞士刀,刀尖對準了對方的鼻尖、眼裡幾乎不帶著任何笑意──不過她大概看不到吧、畢竟被面具隱藏了自己所有的真心啊,現在的他們只能憑藉著言語交流彼此的想法,跟自己最大的敵人戰鬥、就像是國王一個人承擔著黑幕的壓力──不、根本不能相比啊、所以她才變得無所畏懼吧。

 

「我能夠成為我所想要成為的模樣,這才是Joker──真正的王牌啊。」

「……跟兩年前相比,你還真是變了不少,如果是現在的你稍微有點看頭。」

這個發展倒是她始料未及的,還以為需要再與對方周旋一陣子才能得到對方的信任,沒想到這麼快就成功了。對方見Joker沒什麼反應、打開燈在自己的抽屜裡翻找著,最後找出了一支隨身碟交給她,上面甚麼標籤都沒有、看起來一點機關都沒有。

 

「你回去分析吧,這是消除程式、大概能成為不錯的線索。」

「就這樣輕易的背叛好嗎?對方可是那個人渣,雖然我這次也是豪賭就是了。」

「這是賭博的話,我把籌碼壓在賠率最高的一方、這樣開牌的時候不是更有成就感嗎?……他早就預測到你會從我們這些人下手,所以打算要處理掉我們了,要不是你那群怪盜團、我們現在早就不知道被丟在哪一條街上等著當無業遊民吧。」

雖然不想承認,不過她口中的人渣黑幕確實擁有很強的能力,這次的任務如果不動用她最大的武器──也就是這廣泛的人際網路的話,她根本連一點勝算都沒有。將其公司所有的成員拉攏到塔羅這方、藉由眾人因為種種壓榨與不公平而悄悄留下來的證據一舉推翻黑幕,並讓他陷入孤立無援的狀況就是她的目的。

他們討厭塔羅各有各的理由與目的,同時也有不少人表明他們並不是想要幫助塔羅,純粹只是覺得「這麼做比較有趣」、或是「幫助Joker沒什麼不可以」的人很多,甚至也有兩方都討厭、只是想要看黑幕吃鱉的模樣的人也有。大抵上就是如此吧,她就是最後的王牌、跟其他人相比或許這點伎倆微不足道,卻是她唯一能做到的、最完美的戰術。

 

「既然自稱為王牌,給我把王牌的樣子做好啊,當然就這次暫時合作而已、之後你再這麼闖入我家,我就報警。」

「嗯,儘管報警吧,怪盜就是因為不會被警察抓到才是怪盜,而且說起來、我根本也不是怪盜啊。」

 

──我能夠成為任何我想成為的模樣。

 

「鬼牌Joker、對吧?實至名歸。」

「謝謝你的讚美,你的心我確實偷到了、有緣再見。」

 

 

 

 

「真了不起,Joker,不過你是怎麼……」

和正義在同樣的地點交接委託的時候,Joker並沒有多說甚麼,只是用食指放在唇邊、比出了這是祕密的手勢,還故意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想表示自己很可愛的模樣。之前也說讓她按照自己喜歡的方法去做,如今看來不但委託事項達成、而且對方看起來也很開心的樣子。

 

「對了對了,除了買賣交易外、還有駭客的破解程式,這樣的話我可愛的輪子就不會有危險了吧?」

「居然連這種東西都……Joker你到底是……」

Joker以看起來比以往還要開心的笑容與正義對視,那是不帶任何一點雜質的、純粹的感到愉悅的表情。

 

 

 

 

 

「因為我是鬼牌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