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361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Alter】反轉的願望

反轉的願望

 

 

 

CPAlter劍山單人

※私設注意、另一個故事的起點、並非結束並非開始的某個故事

 

 

 

 

他第一次在非戰爭的時候被人召喚出來,使用的聖遺物是不知道被他拋棄在哪個時空中的那把軍刀,

鏽跡斑斑的模樣看得出來當初他已經使用這把軍刀戰鬥過無數次,也是他第一次直視自己在這段荒謬的戰爭中究竟經過了多久,

不過既然這裡沒有戰爭的話他為甚麼會被召喚出來呢?他抬頭看了眼這次召喚他的御主、看起來並不是沒有能力的魔術師,

召喚出英靈只是想要測試自己的能力?或者說是誤打誤撞之中將他給召喚出來了?不管結果是哪一項,他這次都沒有用武之地,

雖然很無奈但他還是對召喚出他的御主表示敬佩,並簡單介紹了自己的身分。

 

Avenger、那就是他現在的名字。

 

他向目前的御主詢問是否知道聖杯戰爭的任何事情,他淺笑著說怎麼可能不知道、那是所有魔術師都嚮往的魔術舞台,

說實話對於這樣天真無邪的御主能夠召喚出復仇者出來,他對於這件事還是半信半疑的,畢竟看起來他確實沒有太大的慾望,

距離聖杯戰爭雖然不是剛舉辦完,卻也不是再過幾天就會開始,可以說他現在在一個十分尷尬的時間點被召喚出來了,

雖然他也向御主詢問過是不是有甚麼願望想要實現才會召喚出自己來,但是他搖搖頭、只是淺笑著沒有對這件事做任何回答,

也罷、也不是甚麼太重要的事情,現在既然沒有聖杯戰爭那有了願望也無法實現,何況他早就拋棄掉願望這種可笑的概念了。

 

這次被召喚出來的地方是荒野地帶,現任御主似乎正享受著旅行的樂趣、這麼說來召喚自己的目的只是需要一名侍衛?

要是以前的自己或許還會樂意接下這份工作,但他現在可是Avenger、要是接下這份工作可不是丟了復仇者的臉?

偏偏他又不能對現在的御主做些甚麼,儘管沒有令咒的威脅、他也不是會輕易拿自己性命開玩笑的人,而且還久違的來到現世,

就當作是從英靈座下來活動一下筋骨吧,反正在漫長到幾乎沒有時間概念的英靈座上、他也只能望著自己的記憶一次又一次地追逐著甚麼,

最後還是甚麼也想不起來呢,關於在他成為Avenger之前的「自己」。

 

御主似乎對於這趟旅行也沒有任何目的,他也不過是跟隨著御主不斷前進而已,

有時候停下來紮營,有時候則是經過城鎮稍微小歇一會,奇怪的是他從來不曾覺得自己的魔力有不足的一天,

如果說單單只是依靠御主的魔力是不可能讓他存留在現世這麼久的,說到底現在真的沒有聖杯戰爭嗎?

不……忘記考慮了自己早已吞下那滿溢而出的「惡意」的事,只是即使加上這一點、也仍然無法解釋自己為甚麼可以存在於現世這麼久,

御主就像是早就察覺到自己的疑問一樣只是笑而不語,只有這個時候才會怪罪自己生前為甚麼不能再聰明一點。

 

每到了一個小鎮,御主都會到攤販上採買一些必需品,有時候也會詢問他需不需要補充點甚麼,

已經成為英靈的他既不需要特別進食也不需要其他東西,每一次都是拒絕御主的好意並獨自回到旅館內休息,

只有那一次被御主半強迫的上街提拿東西時,他在一個攤位上遇見令人感到熟悉的鵝黃色圍巾,也不知道自己是出自甚麼心態、要求了御主將它買下來,

明明成為英靈後就不會再感到寒冷了,可是為甚麼這條圍巾會讓她有如此懷念的感覺呢?

在那之後的幾天他幾乎沒有跟御主說過半句話,只是當御主出門的時候獨自一人待在房間內靜靜的沉思某些事情而已。

 

也是在那一天之後,御主跟他說了關於他的過去--所謂「英靈夢」的事情。

 

首先在夢境裡的是一張張被燒毀的照片,唯一一張還清晰可見的是三名年輕人一起看著鏡頭笑容滿面的照片,

只有那張照片儘管邊緣泛黃卻還是被保存的很好,火焰燒灼的味道刺鼻的幾乎要昏過去、但是只有在那張照片面前才感覺到能夠稍微呼吸下,

或許那就是自己最想要保護的一段記憶吧?觸碰到那張照片時有種暖暖的、會讓人忍不住沉迷的感覺,

被埋藏在淺意識裡的那份記憶不知不覺浮現了出來,這一切的關鍵或許就是那條鵝黃色圍巾也說不定。

 

Avenger是不能沉迷於過去的,那份過去曾經是驅使他繼續戰鬥下去的願望,但如今既然身為Avenger就應當要拋棄那份可笑的願望,

御主似乎不打算對他的過去多做追問,只是將行李交給他並告訴他旅行要繼續下去,雖然其實他也不懂自己的御主究竟要到哪裡、旅行又要怎樣才會結束,

只是既然對方召喚出自己就繼續跟隨吧,他可不是Archer、沒有單獨行動的能力--或者說曾經有過,只是自己捨棄掉了,

這些事情就算再多想也無法改變過去了,不如就別再抱著遺憾繼續前進吧。

 

路途中總會遇到一些魔術師向自己的御主挑戰,大抵上都是對於御主帶著他這件事感到好奇,因而想要挑戰御主的能力,

雖然御主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應戰,照理來說是不需要自己出手的,御主還是會讓他先站上前鋒、自己則是站在後方支援他,

有好幾次他對御主這種舉動感到不解因而提出疑問,但很顯然御主還是不打算正面回答他的任何問題,這讓他也感到心浮氣躁,

或許是時候該回到英靈座上了,就算有源源不絕的魔力可以使用,他還是對現在的旅行感到有所疑惑,並不打算再與現在的御主糾纏下去,

御主聽了這番話也沒有說甚麼,只是解開了一直纏在手上的繃帶--為了讓其他人不要懷疑自己的身分,而將令咒藏在繃帶底下的必備措施。

 

「我以第一劃令咒命令你,在接下來的路上、你要懂得原諒自己。」

令咒在他身上起反應的瞬間,他突然意識到這個地方是哪裡、以及自己為甚麼會被召喚出來的真正原因,

急忙想要讓御主停下使用令咒,但御主周遭強烈的結界卻讓他連接近都沒辦法做到。

 

「我以第二劃令咒命令你,在接下來的路上、你要找回支持自己戰鬥的願望。」

不對、慢著、這一些全都是他已經拋棄掉的東西,為甚麼不惜反轉整個時空也要將自己召喚出來、並以令咒強制性的約束自己?

隨著結界內的風壓越來越強,御主一直以來隱藏住的面容也終於在他面前出現,與自己擁有一模一樣臉龐的人、正微笑著看著自己。

 

「我以第三劃令咒命令你……復仇者的我啊、請回應『御主』最後的願望吧。」

 

 

他又回到了英靈座上,雖然令咒的強制力在他回去的那一瞬間就解除了,但他總算知道那片荒野、以及被召喚的意義,

那或許是某個世界的自己對著聖杯所許下的願望,那不斷的旅行則是聖杯為這個願望所製造的空間,

關於他們的願望也許再也不會實現了,但是那個人堅定的眼神卻告訴他總有一天會再見面的,

算了、他已經沒有時間的概念了,如果有一天再度被召喚出來的話……他或許還有很多事情想問他。

 

雖然,願望似乎又一點一滴的、扎根在心頭上某個地方了。

 

 

 

 

 

 

 

 

 

後記:

 

自家第五屆正好兩個結局,其實我本來沒想過寫到最後會雙劍,這一切都是碰巧得真的相信我,

雖然另一邊應該是人類而不是魔術師,不過根據發展也是有可能成為魔術師的,於是魔術師的劍山在某個時空勝利後召喚了復仇者的自己,

就有了這篇的故事,嘛...說不定我也是為了讓故事有個圓滿結束才會不斷地寫著故事吧。

 

然後不是我再說,我寫劍山的時候真的是順到很可怕,看來劍山還是我心頭上的一塊肉(點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