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361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勝出】與偽裝者溝通的少年

與偽裝者溝通的少年

 

 

 

※CP:勝出

※終ノ空計畫、部分參考劇情有、都市傳說有、代碼:R

 

 

 

在那之前,綠谷已經意識到他自己有可能會輸掉這場比賽,可是為甚麼他會有這種想法?完全沒有道理、因為在這一天之前他都是勝者,儘管他們三人的分數差距其實不大,但綠谷確實領先了其他兩人,這對他的勝利來說應該是無庸置疑的事情,為甚麼他現在會覺得迷惘?他對自己的勝利還不夠滿意嗎?或者說他還有別的想法應該要去實現,只是現在的他被勝負所蒙蔽雙眼、幾乎看不見自己的存在?因為這樣的想法,這個世界又產生了些變化,只是綠谷現在還不知道而已。

那一天正好是雄英剛開始放暑假的日子,學生們三三兩兩聚成小團體討論著暑假之後要去哪裡玩,綠谷收拾好書包也打算踏上回家的路時,爆豪走到他面前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嚇得綠谷連忙跳了起來詢問他到底發生甚麼事。

 

「還敢問甚麼事?最近傳聞中搞破壞的傢伙就是你吧?」

爆豪怒氣沖沖的模樣雖然綠谷並不是第一次見到,但是這麼明目張單的說是自己的錯還是頭一遭,照理來說他沒有做出甚麼會讓他這麼指責自己的事情才對。綠谷歪著頭不懂爆豪的意思,爆豪更加暴躁、將綠谷連著書包一起拖到附近陰暗的死角,用個性威脅綠谷趕緊把事實說出來,否則就算歐爾麥特過來阻止他也不會住手的。

這話倒是讓綠谷聽了更加不解,他不記得自己在冥冥之中做了甚麼會讓爆豪這麼生氣的事,正好經過一旁的轟見到此狀趕緊用個性將兩個人分開,並在一陣勸說之下爆豪才肯放開綠谷,並將他之所以這麼不爽的原因一五一十的告訴他們兩個。

 

真要說的話那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

 

根據爆豪所言,這幾天在街道上綠谷常常來找他的麻煩不提,還會做一些與英雄之名不符合的行為,每次當爆豪被綠谷激怒而想要使用個性向他挑戰的時候,綠谷又會從他的眼前消失不見,簡直就像是綠谷從來沒有出現在爆豪的面前過一樣。不光只是爆豪而已,後來他們三個人分別去詢問了班上的同學,也幾乎得到了一樣的答案,只是那個「綠谷」並沒有做出挑釁或是搭話的動作,而是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範圍中用一股奇怪的眼神注視著他們,等到他們發現時那個綠谷早就已經消失無蹤。這可真是奇怪了,到底是甚麼人會想要假冒綠谷並做出這些行為呢?還沒有成為和平象徵的綠谷就算再怎麼毀謗他的名聲,充其量也不過是讓雄英高中有些名聲掃地而已,更何況那個綠谷本身並沒有做出任何破壞名聲的事,僅僅只是看著大家、這樣而已。

綠谷一一向其他人澄清自己並沒有做那些事情後就回家了,回家的路上他不斷想著究竟是誰冒充他的身分,畢竟在這個世界他們幾個的身分實在是太特殊了,特殊到要是不小心被冒充的話世界有可能會因此產生變化,所以絕對要找出犯人才行。綠谷雖然這麼想著,但他並不能跟爆豪還有轟討論,要說為甚麼的話這個世界的他們關係並不對等,如果只是單純討論這種事情的話肯定是自己吃虧,為了避免戰局出現變化還是盡量避免與他們接觸會比較好。

綠谷打開了家裡的電視打算看個新聞收集情報,也許是這個世界想要給予他吸收現在的情況,幾乎每一台新聞台都是在講述雄英學生的惡作劇以及令人不快的目光,綠谷愣愣地看著電視上另一個跟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人躲在暗處冷冷地注視其他人,就像是上帝派來的使者一樣,實在是令人感到十分不舒服──當然包括綠谷本人也一樣。既然如此何不如去跟那位冒牌貨講講話呢?也許可以知道他為甚麼選擇假冒綠谷而不是爆豪或轟或者其他人,如果他想要篡位的是綠谷這個位子的話、也許他可以選擇讓渡給這位冒牌貨,使自己真正的脫離這個世界之外。

這樣也可以算是他的勝利嗎?綠谷在不斷思考的過程中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不過世界並沒有給予他解答。

 

十分幸運的是,綠谷在隔一天就掌握到這位冒充者的動向,並且想盡辦法將他約到雄英後頭準備進行談判。冒充者長的的確很像他,不如說簡直就是另外一個他,這讓綠谷感到十分驚訝之外、也感到一陣惡意的流動。如果是世界偽造他所製造的一點小亂子,那麼無論是讓冒充者去做一些自己並不會做的事,或者是讓冒充者此時此刻被自己抓到並詢問為甚麼要這麼做,這些居然全都是世界的旨意,讓綠谷察覺到這件事後默默放棄脫離世界的想法,又回歸到計畫之中嗎?目的實在是太奇怪了,到底為甚麼一定要是他們三個呢?想了很久還是沒有得到正確答案的綠谷,決定將自己心中的疑問向冒充者詢問。

 

「你應該知道我的身分才會決定冒充我?那麼,為甚麼要冒充我呢?是因為你也想要奪取世界嗎?或者是……你想要的其實是幸福?」

冒充者並沒有對綠谷的話有任何回應,他只是淡淡地看著綠谷微笑,就彷彿綠谷現在說的話實在是荒謬至極,他本人明明才是綠谷出久,怎麼會有個人大放厥詞的跟他說自己是個冒牌貨呢?綠谷實在是很無奈,看起來這名冒充者似乎是不能溝通的類型,他稍稍的退後了些、決定在這個可以使用自己「能力」的世界裡使用第一發自己的能力。

就在下一瞬間,對方居然也和他擺出了同樣的姿勢,這不可能、只是個冒牌貨怎麼可能也有同樣的能力?綠谷在正要打出去那一發的剎那突然被甚麼人抱了起來,就這樣一路飛奔到了學校天台上頭,仔細一看、是不知道為甚麼會出現在那裏的爆豪。

 

「為、為甚麼小勝……」

「你這傢伙是笨蛋嗎,看也知道那傢伙不能打吧?」

經過提醒後綠谷再一次觀察起那名冒充者,看起來周邊確實有一道黑影的樣子,但是為甚麼會這樣呢?爆豪露出不屑的表情說著誰知道,但是綠谷突然心裡有了底。是他許下了願而讓世界回應了這份願望,對這個世界來說他還是有可能成為勝者的,所以世界實現了他的願望,讓他不必只為了幸福四處奔波,這個世界想要挽留他?還是想要讓爆豪他們成為勝者?不知道啊、這可說是世界最大的謊言吧?

 

「這個世界只是謊言呢,小勝也好轟君也好、全部都是謊言呢。」

「啊?你這傢伙不要突然噁心起來,我們可還沒拚出勝負……喂、時間還沒到,你這傢伙──」

綠谷終於明白自己勝利的可能性究竟是甚麼了,於是他喊著愉快的口號再爆豪身邊打轉,就算時間還沒抵達也沒關係、就算時限之前他還沒看見幸福也沒關係,世界肯定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只要懷抱著這樣的希望每一天都會是幸福的日子,綠谷確信著、並留下了他勝利的宣言。

 

「抱歉呢、看來這一局也是我贏了。」

「喂──」

世界變成了一片模糊的紅色,就連月亮看起來也在嘲笑著他的決定,不過綠谷相信這才是最好的答案,是他再經過不斷思考後得到的最佳解答。爆豪跟轟不了解也沒關係,他們在下個世界肯定就會明白的,將整個世界都破壞殆盡的美好──

 

「Smash──」

 

 

 

 

 

R3:二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