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35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Q4組】綁架之前深呼吸

前言:

很久以前參加的VG合本企劃,因為暫時沒有下文長達兩年還是三年了決定將這篇文放出,
本負責九月的楓葉季,雖然是Q4中心但其實比較偏向神居中心,後記也是當年寫的,
不管怎樣這篇我還是很喜歡的……難得的十一月產出不足,決定自行公開這篇。

---------------------------------------

 

 

 

綁架之前深呼吸

 

 

 

※CP:Q4中心

 

 

 

他在被迫閉上眼睛之前很認真地記住了對方的特徵:一台潔白的會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轎車、從後照鏡窺見到那露出一抹自信微笑的臉龐、以及沿途猶如秋雨般飄落不止的楓葉。他試著想在失去意識前掙扎一番,但手卻怎樣也搆不著放在前座的被搶走的手機,實在是太不甘心了啊……在最後的記憶消失之前,他所能見到的狹隘景象便是陽光。

 

時間回到數個小時前──

 

愛知和惠美正興致勃勃地討論下個星期的假期該去哪裡玩,正巧聽見店長一邊整理剛進貨的卡片喃喃自語著「最近的楓葉還真不錯啊……」,兩人面面相覷了一會,最後就決定到附近的山頭賞楓,帶上家裡母親做的美味料理一起在藍天之下野餐。美咲聽了他們的對話,湊了過去表現一副很有興趣的模樣,在一旁打牌的正起勁的勝海與井崎見到他們聚在一起也好奇的湊過來,在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下最後演變成大夥一起去野餐的情況了。

既然決定了,場面逐漸演變成勝海跟美咲爭辯該去哪裡賞楓的場面,不擅長爭吵的愛知退了下來、靜靜看著討論熱烈的大夥,在遇見Vanguard之前他一點也不敢妄想有一天他的身邊會有這麼多朋友,是Vanguard帶領他與大家相遇的,直到現在他還是非常感謝這一切,將他帶入這個世界的櫂、一同奮戰的美咲以及神居……神居?

 

「那個……你們有人知道神居君在哪裡嗎?」

愛知用自己最大的聲音說出疑問後,一通電話不偏不移地恰巧在那時候響起,距離電話最近的店長接起電話、一開始還是禮貌性地寒暄,不一會店長的語氣突然變得很生硬,所有人屏氣凝神專心聽電話裡的內容,等到店長掛掉電話後,臉色十分凝重地看向大夥。

 

「神居君他……似乎被綁架了。」

『欸──!』

 

一直到櫂俊樹用困惑的眼光走進卡片首都那時,現場兵荒馬亂的情況才稍微有些舒緩。從看來最冷靜的美咲那裡問出現況後,櫂僅用幾分鐘的時間就讓混亂的現場冷靜下來。

 

「犯人有沒有要求什麼?」

大夥互相看了一眼、很有默契的一同搖頭,店長站在一旁思考了一會敲了敲手,似乎是回想起犯人的要求是什麼。

 

「犯人說想贖回神居君,必須要讓愛知君跟櫂君到指定地點一趟。我想想、地點是……」

店長托著臉頰想了好一陣子,拿起原字筆在紙條上寫下了某串地址,而那個地方正好愛知和櫂都再熟悉不過──

 

 

 

眼睛非常不適應此時此刻的黑暗,想要撐起身子看看周遭卻發現自己的手被繩子五花大綁、動彈不得。使勁的想從繩子裡掙脫卻只是在手腕上增加幾道無謂的傷口,掙扎了一會後最終還是放棄,眼睛也漸漸適應黑暗了、在他的頭頂上勉強能看見幾塊板子遮住窗外的陽光不使它透進來,腦袋裡瞬間浮現了幾個可能會有此種構造的建築物,不會錯的、這裡是──

 

愛知跟櫂現在正火速趕到紙條上所寫的地點,犯人並沒有保證他們若是沒到現場神居會發生甚麼事,但等到那時候一切就來不及了!兩個人很有默契的相視一看,在那之後視線就沒有再對上過,只是專心一意地往目的地跑去。一直等到抵達後他們才漸漸放慢了速度,停在犯人指定要他們前往的地點。

後江中學校,愛知他們目前就學的地方。

 

「說是來學校……但對方沒寫上要去學校的哪裡,要怎麼找人呢?」

「看這個。」

櫂從一旁的樹上取下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若想贖回神居就必須按照紙條上的指示走」,推敲了會大概是犯人設下的陷阱吧?但如果不照著做也許就找不到神居了。愛知他們再仔細瞧了會紙條上的細項,大抵內容是希望愛知跟櫂前往後江的天台,那裡會有下一個指示。既然已經確定了下一個目的地,愛知急著想迅速前往,卻被櫂拉住手阻止。

 

「等一下,如果是陷阱怎麼辦?」

「但要是太過小心的話,神居君……神居君就救不回來了!」

愛知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倒是讓櫂有些無奈,這傢伙從以前開始的確就是這個樣子,越是遇到緊急狀況越無法冷靜下來的人……雖然他沒有意識到自己也是一樣的,還是任由愛知帶著自己往天台上跑去。

通往天台的門被鎖死,但門口上面卻貼著前往下一個地點的提示,想想看甚麼才是他們與神居之間的回憶之地?雖然櫂大概是不明白吧,但愛知大膽猜測下一個地點應該是卡片商店男子漢──畢竟那可是他們在前往全國大賽前最重要的對手。

 

推開男子漢的大門,果不其然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不過愛知此刻並不是要找他們,而是尋找被放在這間店裡的線索。第一次到這間店的櫂動作顯得不太自然,不過他也就當作一間普通的卡片商店,過一會便又掛上平常的一號表情。

坐在最裡面專屬寶座上的剛毅對愛知他們的到來並不怎麼意外,只是用力地拍了拍愛知的肩膀要他趕快把神居救出來,他最親愛的妹妹已經躲在房間裡哭的淚眼汪汪,他這做哥哥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才好。愛知聽完後點點頭,向剛毅掛保證肯定會盡自己最大的全力去拯救神居,拿著提示紙條就和櫂走出店門口。

在離開之前櫂還刻意轉過頭去再看了一眼剛毅,那祝福他們一帆風順的笑容總帶有一點詭異,但是哪裡有問題呢?他在想到答案之前已經跟愛知轉過街角。

 

 

 

飢餓所產生的疲倦感在某個時間點強烈地襲來,其實很想要吃點甚麼卻不知道該怎麼掙脫,注意到一旁似乎有碎玻璃,用尚能活動的腳想盡辦法踢到勉強能搆著的位子,在嘗試了好幾次後總算是割斷了繩子,自己也總算鬆一口氣。只是就現階段來看犯人既然會想把他綁在這麼容易被發現的位子,是不是根本沒有心想要綁架他?又或者綁架他只是幌子,真正的目的地是想釣出誰前來搭救自己──

現階段還是先找尋如何逃出去的方法吧,他在黑暗中摸索著,最後發現了──

 

一邊解讀著紙條上的謎題一邊四處搜尋有沒有類似的地點,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紙條上的字跡已經模糊不堪,任憑愛知橫著看豎著看就是看不出一絲端倪,一旁的櫂則是在觀望的時候看見了熟悉的人影,他像是在等著什麼人似的、時不時就看一眼手上的手錶,要是跟他約的人失約的話是不是能夠借用一下呢?他默默地走過去向他打招呼,把那個人給嚇了一跳。

 

「……什麼啊、原來是櫂啊,會在這裡碰到你真是巧合呢!」

直覺光定會出現在這裡大概不是什麼巧合,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將他拉過來去找還在那邊心急如焚的愛知,他慌慌張張地向對方解釋了現在的情況後,光定低下頭來低吟了會,最後拍拍胸膛表示自己能夠幫助他們找到神居。

有了光定的支援簡直是多了十萬大軍那樣的安心,一行人看著紙條漫無目的地在街道上尋找神居可能會在的地點,一陣狂妄的笑聲吸引了他們的目光,抬頭一看、果然是他們所料想的那個人。

 

「櫂!本大爺今天絕對要讓你好看!」

「愛知,這傢伙是誰啊?我記得好像在哪裡見過……」

「啊哈哈哈……」

狂不知道為甚麼站在高處對他們大吼大叫,三個人相視一看並達成共識,決定無視他繼續往前走。狂在得意之餘總算意識到自己被無視,趕緊從高處跳下來擋住他們的去路。

 

「居然想無視本大爺就走,你們也太目中無人了吧!」

「……櫂、愛知,這裡就交給我好了,你們趕快去找神居的所在處吧。」

再度達成三人共識後,愛知跟櫂各自穿過狂的一邊奔馳而去,至於留在原地的光定則是拿出大衣內側的牌組向狂挑戰,不過不用說下場自然是狂慘敗、而光定目送著已經不見身影的兩人坐著深深的禱告……

 

 

 

這時的卡片首都──

因為擔心愛知他們而幾乎無法定下心神來,焦急不安地敲打桌緣等待好消息回來。這時一通神秘的電話響起,美咲接起了電話先是發出一陣驚呼、接著很快定下心來抄寫某段訊息,抓起自己的包包就往商店外衝出去。在一旁等待的勝海他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能當作是美咲得到了什麼有利情報去幫忙愛知他們吧,等待消息的工作就由他們來吧、反正行動組終究不是他們的舞台。

 

經過一個下午的奔波,愛知和櫂從不同的人手中分別拿到了許多提示紙條,但直到太陽快下山時他們才發現自己又回到後江中學,從頭到尾他們就只是被犯人耍了一圈而已。如果犯人打從一開始只是想看他們被耍的蠢樣,那現在可說是如他所願,綁架他們最重要的夥伴並演出這場鬧劇到底有何意圖?他們掏出放在懷中的Vanguard、一副要將對方打得跪地求饒的模樣。

但是後江中學還是挺大的,要他們一處一處慢慢找恐怕神居也撐不到那個時候,提示紙條上又沒有寫上其他線索,兩人又陷入一陣膠著。

 

「愛知!櫂!我知道神居他在哪裡了!」

「美咲姊是真的嗎?神居君在哪裡!」

「在這裡。」

美咲向前指了黃昏底下被渲染成金黃色的體育館,愛知他們的確還沒徹底找過,雖然不知道美咲得到的情報是否正確,但總歸是去嘗試看看才好。愛知和櫂奮力撞開了體育館的門,卻發現裡頭除了一條繩子外沒有怪異的地方,神居原本應該是在體育館內才對,不曉得是甚麼人已經先行把他帶走,會是誰呢?這時熟悉的聲音從後頭傳來。

 

「你們終於來了,我好高興啊。

「蓮さん?你怎麼會在這裡?

蓮哼著口哨要他們看看他身後的人,彆扭著不肯轉過頭的神居就在他的身後,難道是蓮將神居救出來的嗎?但為甚麼蓮會知道神居被綁架的事情?就算說只是巧合未免也太湊巧了,蓮攤攤手倒是沒有說甚麼,一旁的鐵跟淺香抱著一箱烤肉用具走了出來,對於眼前的情況皺了皺眉、接著將視線轉向蓮那方。

 

「蓮大人,您還沒向他們解釋嗎?」

「解釋?」

「愛知,這邊我來說吧。……其實蓮就是這次綁架神居的主謀。」

『欸?!』

 

 

 

根據淺香以及美咲相互補充的說詞,似乎是蓮本來就有想邀請愛知他們一起去山上賞楓的意願,只是不曉得該如何開口,偏偏神居又哼著小調在他們面前經過,便靈光一現「只要綁架神居,愛知他們就會自己出現在他們面前,到時候再邀約就好」這樣的想法後,就迅速把神居敲昏(當然,下手的是鐵)並且帶上車了。得知整場鬧劇的愛知他們哭笑不得,但同時也伸出手詢問蓮要不要在假期時與他們一同出遊,蓮自然是答應了、笑得一臉燦爛。

那麼到時候會有怎樣的愉快假期呢,與一行人坐在鐵的車上踏上歸途、身旁靠著早已累到睡著的神居的愛知這麼想著。

 

 

 

 

 

後記:

 

從三個月前開始喊「草稿,要開始動工了」到今天終於結束整篇稿子,心裡自然是百感交集。很久沒有寫VG的稿子,尤其還是在陰錯陽差之下接的,這種好像有楓葉又好像沒楓葉的楓葉季真的可以嗎,我滿心慌恐滿心緊張啊。(望天)

這次本想以神居為主軸,但最後寫著寫著還是回到了愛知身上,那就當他是Q4中心吧、Q4中心就可以安心愉快的寫很多神居了,神居無論是小天使小惡魔還是大天使都好可愛啊啊啊──咳咳、抱歉失態了。

總之感謝主催以及其他一同參加的夥伴們,我是小陽、一起來決鬥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