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361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劍艾】追逐的真相

追逐的真相

 

 

※CP:劍艾
※艾德生日賀文、fate/YGO設定

 

 

在教會裡幫忙也有好一些時間,雖然感覺到自己只是在教會裡做做菜、偶爾出門跑跑情報,倒也是過得十分愜意,
艾德直到現在還是不肯將全部他所知道的事情全盤托出,大概是不信任他這個外來者吧?
這點事情雖然他能理解,但感性上還是覺得很難受,畢竟他所知道的事情他可已經全部都說出去了,
總不能繼續讓他待在教會裡只負責打雜,他嘆了口氣、趁著艾德出門的時候到教會的資料室一趟。

 

「這個世界也有丸藤家啊……反而是大哥他們的家族沒有起步呢……」
一邊吸收著書中的知識一邊翻閱著與第二法相關的記載,不過不管是哪一本書似乎都沒有記載有關於他能否回去的紀錄,
教會裡就如同那位御主說的一樣、應該會有相關的紀錄留下來才對,但不管怎麼翻閱就是沒有看到相關資料,
該不會是艾德把資料藏起來了吧?如果他真的這麼希望隱瞞甚麼事情的話,應該會在這些資料上動手腳……
只能說自己本來是Assassin這點還是太缺優勢了,根本一點對魔力都沒有、更別提識破魔術了。

 

放在高處的那本書看起來就不太像是艾德會動手腳的高度,劍山使勁地墊起腳尖、總算是勉強搆到了這本書,
揮去了上頭厚厚一層的灰塵,上面寫著是類似冬木日誌的文字,
劍山開始一頁一頁翻了起來,越往後面看越是覺得這個世界與自己想像的和平相差甚遠,
尤其是那場十年前發生的聖杯戰爭,更是讓他感到萬分困惑。

 

「嘿艾德、看我找到了甚麼。」
等到艾德回到教會的時候,劍山將自己的發現放在桌上,試圖想從艾德口中聽到更詳細的情報,
但艾德只是眉頭輕挑、將自己買回來的食材硬塞給劍山,自己又準備走回房間繼續讀書,
這樣明顯拒絕溝通的舉動讓劍山感到更加困惑,比艾德更加迅速的堵在門口不讓他往樓上走。

 

「讓開,Assassin。」
「事情都沒講開就打算逃?十年前這裡也有聖杯戰爭吧、說不定這次的異變可以從那場戰爭逆推--」
艾德的眼神很明顯變得黯淡許多,但如果現在放過他的話說不定就會錯過一次可能性,
劍山不惜一切堵住了艾德的去路,儘管明白以艾德的力氣是推不開他,但很難說他會不會對自己動用魔術,
一切都像是賭注一樣。

 

「你懂甚麼?一個外來者不要攪局。」
「外來者不要攪局?……我比誰都想要脫離這場戰爭、回到我的世界去!」
儘管已經擁有了肉身,但在劍山狠狠地往牆壁上用力一擊敲下時還是能看見明顯的凹痕,
原本淺灰色的眼瞳逐漸變成了琥珀色,理智還告訴他艾德只是一名魔術師、他不能輕易地下手--但恐怕也撐不了多久,
艾德見狀皺起了眉頭,嘆了口氣便示意劍山退後一點、他會把一切都告訴劍山,只是不是現在。

 

「Assassin,你的心情我能了解,我的摯友現在也不知去向,但是著急也無濟於事。我還有想調查的事,等我回來就告訴你我所知道的一切。」
「……我知道了,我相信你。」
自己除了等待甚麼也不能做自然讓劍山的心情感到煩躁,但是他同時也知道就算追問艾德也無法更加快速地得到答案,
目送艾德離開教會後自己又回到了資料室試圖翻出更多資料,一定還有甚麼是他所漏掉的資料才是。

 

從那場戰爭中存活下來已經是堪比奇蹟一樣的事情,他不想讓這奇蹟在異域裡被抹滅,
他還有很多想要完成的願望、更重要的是那個人所交付給他的最後的命令,那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抹去的、比起「令咒」還更有執行力的指令,
無論如何一定要回到自己的世界,所以現在更不能焦躁、必須平定心神繼續尋找對於自己有力的線索,那樣才是上上之策。

 

「嗯?這是甚麼……」
胸前的十字架墜子突然微微的發起光芒,劍山記得這是艾德當初說可以與他聯絡的器具,
劍山將十字架的連結以魔力構築,艾德的聲音從裏頭流出、大意是說教會外面有幾個從者似乎要找他,
這場戰爭莫名的很多人會來教會找神父問問題呢,雖說也有一部份是自己委託導致,總之現階段還是去外頭看看比較好,
劍山推開了大門,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門口等著他。

 

 

 

 

後記:

 

與其說是生日賀文不如說我只是想打自己的臉...你覺得這有可能嗎!為甚麼明明說好今年不寫了我還是啪啪打了自己的臉(抹)
而且去年似乎是說就算寫了也不會跟劍山...救命我覺得我的臉整個都被打腫了我的心好痛,
這次是參與協助的聖杯團外章的設定,因為我在寫的時候他們正好跑了第二天、其實劇情已經有所偏移不過就當作平行世界看就好(?)
主要還是想寫那個敲了牆的劍山帥氣的一面,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希望能夠好好結團吧、說實話我跑到一半真的是很擔心會不會跑出甚麼亂子,
希望劍山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