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60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原創】繁星下的幽靈少女

前言:

這年頭連寫前言都要放在裡面,天空可不可以再改的爛一點啊(比中指)

很久以前我在寫降生十二星座的時候寫了一個角色,就是本文的小林希織,當時好像是要寫甚麼番外篇的結果我忘了,這一忘就忘了七年之久,一直到今年暑假跑完WDC我開始構思第四期要用甚麼角色時才想起來,

總覺得這樣太虧待我家這孩子了,畢竟她可是少數我早期有創作的角色,於是我就把她的設定動手改了改修了修、賦予她新的名字在企劃裡,又想要把之前的設定做了個連結,最後就在期末作業裡寫上了這一篇〈繁星下的幽靈少女〉。

不過就算老師說需要修改,我這篇發表到網路上就不會再修改了,大家可以把她當作原稿那種東西(?)修改版的應該也只會有老師或者我之後會補充(如果我記得的話),總之大概就是這樣了,

套一句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話:願你被這個世界溫柔對待。

 

 

 

 

 

 

 

 

繁星下的幽靈少女

 

 

當她一個人仰望星空的時候,她總會想起那個已經啟程去義大利留學的摯友,記憶中的摯友總是指著星空的一隅細數著星座,倒映在她眼底的星星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事物、這句話她從來沒有開口說過,因為這份膽怯讓她錯失了說出口的機會直到摯友與她相隔了八個小時。

她的摯友在義大利過得好不好、課業上應該還能跟上進度吧、會不會在外國被壞男人欺負……光是想到這邊就讓她想立刻起身前往義大利,但是這樣絕對會給摯友造成困擾吧?現在的她甚麼也不能做,只能遠遠眺望那片摯友嚮往的星空,回想她們曾經的約定。

 

「你好啊,我是千尋芽星,你為甚麼一個人在這裡呢?」

「星星……很漂亮……」

忘記自己當時為甚麼會對摯友說出那樣的話,摯友並非沒有把她當作怪人,而是與她一起看起星星來。她一直到了長大以後才知道摯友從小時候就嚮往著星空,而自己是第一個與她主動提及星光璀璨的人,自然而然的她也就把自己當作是摯友。

她們時常就在星空底下互相聊著彼此的未來,她想要做得一手美味的佳餚,她想往更加遼闊的星空前進。兩個人在星空下細數過無數的夢想、也分享了許許多多回憶,雖然偶爾會有爭執,但最後總能破涕而笑,直到上個月芽星與她坦白自己已經拿到了前往外國的留學資格,這一次她是要與她告別的。

 

「你會等我回來嗎?」

芽星正要去辦理手續的時候轉過頭來,一個女孩子要獨自一人出國果然還是會有點不安的吧?她緩緩走上前握緊了芽星的手,感覺到了芽星的手正微微的顫抖著。她一定也很害怕吧?想要讓她稍微安心下來、想要告訴她你並不是一個人而不自覺加重了力道,直到芽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這才意識到她的力道而稍微放輕了些。這一別、或許要很久以後才能見面,稍微有點不安吧、但真正不安的情緒又是從哪裡來的呢?她想了想、仍然沒有想出個結果。

 

「不用擔心,我可是熱情的白羊座,遇到甚麼問題都澆熄不了我的熱情的。」

芽星緩緩的鬆開手,露出了這幾年以來未曾改變過的笑容,小跑步往遠方遠去──她就連「不要走」三個字也說不出口,因為那實在太過任性、這並不是一個支持她的摯友會說出口的話。

 

 

距離那一天也已經是好幾個月之前了,為了實現與摯友的約定,她進了十分有名的餐飲大學繼續研究料理,平時也會在自家附近的小餐館內打工,為的是存錢有一天可以開設只屬於自己的餐館,與那位喜愛星座的摯友一起布置,她們可以在壁紙上點上一個又一個的星座,讓她的摯友在一旁描述屬於該星座的神話故事,而她則是在廚房裡運用新鮮的食材在料理盤上擺出星座一般的形狀,讓每一個前來用餐的顧客都能夠沉浸在繁星閃爍的天空下,就如同她們陶醉於那一晚一起看見的星光一樣。

心中越是有如此堅定的夢想就越讓她的鬥志燃燒,雖然一直心繫著遠在外國的摯友,但是自己的課業也得好好顧上,可千萬不能讓摯友回來時看她笑話!雖然一起開餐廳的事情她並沒有與摯友提及過,但如果是對方的話肯定會十分支持她這種想法吧?不想讓這一切只是停留於幻想之中,為此自己得更加努力才行。

餐飲學校裡處處都是廚藝高強的同學,她平時就在學校裡與其他同學切磋琢磨,有時候不錯的成品也會拿回家給家人品嘗。一年畢竟還是個漫長的時光,每天計算著摯友回歸日本的日子總不免有些枯燥乏味,她這時總會打開窗戶看看夜空裡閃爍的星光,有時候找到白羊座就會想起那正是自己的摯友最為驕傲的星座。白羊座與射手座會出現在同一片天空下嗎?還記得自己以前這麼天真地問過摯友,但她只是哈哈大笑並抱緊了她。

 

「所有的星座都在同一片天空下喔,就算不是運行到同一個軌跡上、他們也依舊在夜空的某一處閃爍著。所以當你寂寞的時候就看看這片天空吧,就算看不見、我也在你身邊。」

或許就是因為有這句話,她才能一直努力不懈直到今天吧?相信了自己的摯友總有一天會回到自己身邊,即使感到寂寞只要抬頭望著星空就能想起摯友的臉龐,不斷不斷的祈願最終能夠換來奇蹟嗎?儘管內心是這麼相信著,卻還是會因為自己沒有自信而顯得躊躇不前,這樣可真是完全不行啊、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她今天也必須一個人好好度過才行。

 

「希織、你準備回去了嗎?可不可以請你幫我把這些資料抱去辦公室給老師?」

一名與她不怎麼熟稔的同學從背後叫住了她,見到同學看來十分困擾的表情,雖然她現在要趕著回家的公車,不過既然對方都這麼拜託她了、只是順路繞過去應該也不會花上自己太久的時間?她點點頭、從同學手上接過了一疊厚厚的資料,走路有些搖搖晃晃地往辦公室前進。好不容易抵達了辦公室、總算能將手上的資料給放了下來,正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又被曾經指導過的老師叫住,談了一會畢業後的出路打算,等到他離開辦公室的時候已經距離末班車的時間不遠了。

雖然對自己的體力還算有點自信,不過跑步速度上她實在快不起來,若是趕不上末班車的話說不准就要走路回家,學校跟自己的家距離可不是說走就能很快走到的。她拎起書包、換好鞋子就往馬路上衝刺,眼看著公車就已經停在公車站牌即將離站,她著急地吆喝著公車再多等等她、再多等等……

 

(咦?)

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以至於她也完全沒有掌握住狀況,只覺得好像有甚麼急促的煞車聲、以及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其中一道似乎是自己發出的?又或者不是?為甚麼能這麼篤定並不是自己發出的尖叫聲呢?那個瞬間彷彿看見了不可思議的星光、還有摯友一直以來溫暖著自己的笑容,她想伸手抓去、一個聲響把她拉回了現實。

 

「快、快叫救護車!發生車禍了!」

「喂、你還活著嗎?撐下去、救護車馬上就要來了!」

陌生男子的聲音在她耳邊嗡嗡作響,就算想伸手摀住耳朵、雙手卻沒有力氣任由她使喚,儘管想要開口回答自己並沒有事,但嘴巴一開一合的就像金魚一樣,能發出的音節卻始終成不了句子。在最後的最後她好像還聽見了摯友的聲音,但是就連回應她的力氣都沒有了。

 

「芽……星……」

 

 

希織感覺自己正飄在空中。

這種感覺她一時半刻也說不太上來,就是感覺自己的身體並不完全屬於自己,甚至已經脫離了地球重力似的。她抬頭看了看天空,看起來和平常並沒有什麼兩樣,於是希織又看看底下,她的大腿以下部位變得透明、距離地面也有好一些距離,此時的她看見的是自己的父母坐在教會裡哭泣的樣子,周遭盡是一些希織不認識的親戚,還有她課堂上的老師與同學──然而並沒有她的摯友。

希織撫摸了自己的臉頰,原本她以為見到自己的喪禮應該會難過,但是並沒有、或許在幽靈的概念裡並不存在眼淚,所以即使她想要哭也哭不出來。說起來她的摯友知道自己已經死亡了嗎?既然變成幽靈的話是不是就能順著自己的心意、隨心所欲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了?希織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天空、往異鄉前去尋找她的摯友,但她無論怎麼往上衝卻總是回到同一個地方,那裡有正在哭泣的父母、以及躺在棺木中的自己。

幽靈不應該是自由的象徵嗎?就連向自己的摯友訴說自己已經死亡的消息也不允許嗎?希織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屍體被推入火坑,一點一滴的焚燒掉她的身軀,只留下一罈骨灰、彷彿被吹走了以後她就從來沒有來過這個世界上一樣。

 

星星還是很耀眼,但是她卻被困在星空底下哪裡都去不了。

 

「小林希織……小林希織……看這邊……」

「是誰?」

希織朝著聲音的方向望了眼,沒有看到任何人,她困惑著緩緩向上飄去,一名面貌莊嚴的老者坐在雲端直直地盯著她。希織微微的點頭表示禮貌,老者則是指了指一旁示意希織坐在她旁邊,那翩然的氣質讓希織不得不跟著嚴肅起來。

 

「那個……請問怎麼了嗎?還有……您是誰呢?」

「你太年輕就踏入生命的無常,老朽看了不捨,要將你轉入其他世界繼續未完的夢。」

老者煞有其事的說著距離希織很遙遠的話,照理來說這彷彿天方夜譚一般的事希織其實並不怎麼相信,但她現在都已經是幽靈了,怎麼想都覺得這件事情好像真有那麼一點可能性。老者輕輕揮動著手上的拐杖,希織突然感覺到一陣暈眩,在她的面前不停閃過些許片段的畫面:她與摯友在星空下的約定、為了摯友而不斷努力烹飪的每一天、急促的煞車聲在自己的耳邊響起的瞬間、看著自己的軀殼送入火坑的那時飛舞的灰燼……

明明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人有著與她一樣的經歷,為甚麼只有她會被天神選中、擁有重新再來一次生命的機會?

 

「很簡單,你是被神溫柔守候的孩子,所以在此、祝福你被下一個世界溫柔對待。」

老者的聲音變成一道溫柔的女聲,希織在隱隱約約中感受到一雙很溫暖的手撫摸著她的頭髮,希織感覺到自己有些東西開始不屬於自己,從身體、記憶到自己的靈魂……彷彿沒有一樣東西屬於自己。希織有點慌亂,但隨後她明白這是一種祝福、是為了展開新生活而必須做出的犧牲,一點一滴的光球浮現在自己的周遭,在最後一顆光球要遠離以前,希織緊緊的抓住了它──唯有她的摯友、無論去了哪個世界她都不想忘記。

 

「宿實希織……寄宿著真實的孩子……到下個世界我們再見吧……」

 

 

 

希織睜開眼,她正在前往某個島嶼的船隻上,剛才的她好像做了一個很悲傷的夢,夢裡的她在繁星下與某個人訂下了約定,約好了她們要在星空底下再一次相會。可那個人是誰呢?希織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似乎是流淚了、卻又沒有流淚的真實之感。

希織開始在船隻上四處探險,她遇到了很多人、每個人都用和善親切的語氣與她談話著,但希織總覺得自己不應該被這樣對待,為甚麼呢?……對了、她應該是幽靈,無法被映入他人的眼中,他們所看見的自己並不是真實的自己──真實的自己應該是誰?

她想不起來。

 

「那個、你的名字是?」

「……宿實……希織……寄宿著真實……編織著希望……」

 

 

她的眼裡有星光。

追尋著唯一的真實、緊握著希望而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