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361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劍山】盛夏之後

盛夏之後

 

 


※CP:Alter劍山單人
※fate/YGO設定、私設有、接續盛夏光年

 

 

 

那年的回憶就像碎玻璃,攤在陽光下閃閃動人,一旦碰觸到了卻又會受傷,
他小心翼翼地捧著這些回憶,不知道該往哪裡捨棄才好,
既然會受傷的話那乾脆敲碎他好了,他使勁的敲碎,希望風可以把這些碎片帶到他看不見的地方,
但他不知道的是,那些粉末一點一點的吹,最後仍然吹進了他的心底,札的他隱隱作痛。

 

Alter在偶然一次的情況下又回到了原本的那個地方,當初的小村莊已經跟記憶中截然不同,
他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回到這個地方,明明應該是最想避免這裡的,
沒有任何一點溫暖的寒冬,沒有任何一絲懷念的情緒,能避的多遠就想避的多遠,
可為甚麼他直到最後還是回到這裡來了?

 

「還是一樣甚麼都沒有……算了、也只有當時參加過戰爭的人才會來到這種偏僻的地方吧。」
地上的雪還是積的那麼厚,幾乎都要陷下去一樣的厚度、腳印一踏下去很快就消失無蹤,
鵝黃色的圍巾為甚麼還掛在他的身上呢?照理來說成為復仇者以後就應該會捨棄的圍巾,來到這裡卻自然而然又戴上了,
滿懷思念的東西並不適合他,將所有的感情全都捨棄、只剩下復仇的念頭驅使著他行動,
那麼又是為甚麼他會回到這裡呢?

 

Alter靜靜的看著慢慢復甦的村莊,當年他們的戰爭還是把這個地方鬧得天翻地覆,
本來就是以觀光為主的村莊被他們這麼一搞大概也花了不少時間才復甦成這個樣子,偏偏聖杯降臨時卻又吐下了黑泥把他整個吞噬了,
根本沒有甚麼值得用聖杯去實現的願望,就算真的能實現也是往錯誤的方向完成,
雪似乎又下的更急了些--或許也沒有,但Alter還是習慣性地將圍巾揪的更緊、繼續往深處前去。

 

當年他們一起住的別墅也有些破破爛爛,當地的人似乎把這棟房子改建成新的旅社,
他假裝自己是個旅客大搖大擺的走進旅社,無論是家具擺設還是以往的氛圍都已經跟自己記憶中的模樣大不相同,
原本的水族箱也已經不是那隻僅有五米的鯊龍,真要說的話大概在那場戰爭之後就又回到英靈座上了吧?

 

--跟那個人不一樣呢。

 

「不好意思客人,請問您要入住嗎?」
「……啊啊、不用。」
愣了幾秒才搖搖手拒絕了服務人員的詢問,此地不宜久留、只是會勾起太多回憶而已,
Alter心想自己究竟為甚麼要回到這裡,一邊自己的腳又無法停下腳步,只是一直在這個狹小的村莊裡不斷打轉,
就像是自己從來沒有從那場戰爭走出來過一樣。

 

最後他停在了教會前面,當初如果選擇踏入教會並放棄戰鬥的話,是不是他會有另一個截然不同的結局?
他是看過的,在那個戰爭的前面最後留下的只有毀滅與絕望,或許不選擇戰鬥的他所看見的是悲傷之中走向希望的力量,
不過那些都是過去式了,即使重來一次他也還是會選擇繼續戰鬥,畢竟那正是自己為甚麼會存在的原因,
他悄悄推開了大門,老舊的大門吱呀一聲敞開,裏頭仍然沒有人的氣息。

 

「喂、聖杯,你還記得我嗎?」
Alter的聲音空盪盪的在無人的空間裡迴盪,沒有見到預想中的神父、沒有聽見曾經握在手心的聖杯之聲,
說的也是啊,現在又沒有聖杯戰爭,他充其量也不過是還緊握著記憶碎片不放的亡魂罷了,
Alter想了想、又關上了教會的大門,畢竟這個地方他沒有理由再踏進來了。

 

雪似乎是下的更加猖狂了,儘管作為英靈並不畏懼寒冷,但或許是生前本就怕冷的緣故、他竟不自覺地打起冷顫來,
儘管如此他還有一個不得不去的地方,如果在抵達那個地方之前就消失的話或許他會真的變成這個村莊的亡靈也說不定,
Alter艱難的爬上風雪越來越大的山坡,在那裏可以見到整個村莊的樣貌、還有曾經他想當作一時避風港的發電廠,
如果那個時候他能夠及時趕到那個人身邊、用他最快的速度及時衝到發電廠裡度過一晚、如果他當時沒有離開那個人的身邊、如果他當時能夠再成熟一點……

 

都過去了。

 

Alter身上那條鵝黃色的圍巾最後還是被風雪吹走,他也沒有心思抓緊、就這樣任由他吹向遠方,
就算對自己說了「都過去了」的理由最終心裡還是會因為不接受而又回到這個地方吧?就像是被困在這裡的亡靈一樣、即使沒有戰爭還是會因為誰的思念而被召喚出來,
今後的他也會繼續在自己的戰鬥道路上孤軍奮戰,最初是他自己捨棄了願望、那就沒有資格再去奢求願望的實現,
畢竟如果不是親手實現的願望就沒有實現的價值,而他早就在那一晚就體認到了自己的願望沒有實現的一天。

 

那一年夏天的光影,他輕輕地抓住、放在自己的手心裡,
然而直到最後卻碎成一地、就算抓起來要拼湊出來最後也只弄得雙手血跡斑斑,
即使如此這也是自己所選擇的道路,他沒有轉彎回頭的餘地、只能向前走、向前走。

 

 

「Avenger、重新回到這裡的感覺怎麼樣啊?」
「糟透了,你這御主真是惡趣味到了極點,是從哪裡知道這個村莊的啊?」
面對Alter的質問、年輕的魔術師只是輕笑了會沒有回應,任由Alter在旁邊對著他發脾氣,
雪仍然下著,溫度仍然低下,但有些事情似乎已經冰釋。

 

 

 

 

 

 

 


後記:

 

Alter是我今年寫出來最不像劍山,但也最像劍山的亞種設定,他把劍山好戰、藏在血液裡的恐龍基因都展現出來,把原本的善良埋進骨裡,
我希望他的故事能夠有個善終,畢竟還是自己寫出來的,無論如何我都希望能有個圓滿的結局給他,
雖然做不到讓他完全的釋懷,不過現在的他如果再另一個自己(詳情請見〈反轉的願望〉)身邊或許還有一點轉圜的可能性,
你瞧、他被召喚出來時還是有鵝黃色圍巾,這不就是他仍然被愛著的證明嗎?

 

願你被這個世界溫柔對待。
願你能得到聖夜的祝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