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35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柯康】再訪魔都

再訪魔都

 

 

※CP:柯康
※康拉德生日賀文、前世捏造、遠比魔都夜景還深邃的是…

 

 

 

對你來說甚麼才是最值得留戀的事物?康拉德記得自己再訪魔都時曾經被柯布問過這個問題,
那時候的他沒能好好回答上這個問題,只覺得自己大概也沒什麼再度來訪魔都的可能性,畢竟在這之後他就要調回總部了,
他跟柯布的交集也就僅限於偶爾會與他小酌兩杯這樣淺顯易懂的關係,再或者說是偶爾發洩情慾的對象似乎也說得通,
但無論如何柯布都不是能過問這種事的親密對象,這點康拉德自己心裡還是有點底的。

 

他並不是要說柯布這樣過問自己的事他有多不滿,真要說的話應該是困惑、柯布也不像是會過問這種事的人,
不過康拉德自己也不是會將這種話說出口的人,頂多就是對柯布問這些話的用意感到好奇罷了,
隨口丟了一句為甚麼就作為回話,而柯布自己也說不上一個所以然、只是顧左右而言他,又把話題給岔開了,
或許是不希望他過問的話題吧?康拉德也沒有多想甚麼,只是順著柯布的話有一句沒一句地繼續答應。

 

真的要說的話就是一種奇怪的感覺,自從康拉德來了魔都以後就一直縈繞在心中、久久不得散去,
之所以會答應調回總部可能也有一部份原因出自於此,他畢竟不是魔都人、不懂得為甚麼有那麼多人沉迷於魔都流連忘返,
在他眼裡看來魔都就與其他都市沒什麼兩樣,只是那夜色過於深邃、很容易將人吸入深不見底的黑暗,
如果是因為這個理由他多少可以理解,只是他始終想不懂為甚麼柯布會選擇投身於此,甚至連離開幾日也不願。

 

他們偶爾會上床,最初的時候是因為酒後亂性,再後來應該是某種習慣,
等到他們發現已經離不開彼此的身體時,已經是發生過無數性關係以後的事情,至於之後的事情他們沒有想、只是任由事情繼續發展下去,
反正再延伸應該也不算太超過,大不了就是沉淪在這片深邃的夜裡流連忘返,
康拉德最初真的是這麼想的,直到他在柯布身上看見了某些他所沒有的特質,才驚覺他們一直都是兩個世界的人。

 

或許這場性愛裡連一點感情都沒有,康拉德提出這話的時候、柯布只是微微挑起眉,彷彿在跟康拉德說「你這不是在說廢話嗎」一樣,
只是柯布自己似乎也認為不要放任何感情在裏頭似乎比較好,因此他們的性愛總是見血、深入骨子裡的傷口總在康拉德的肩膀上清晰可見,
有好幾次他的上司會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有些事情不要做得太過火,康拉德自己明明也明白、卻還是免不了又去尋找柯布尋求安慰,
這件事情就真的只是習慣嗎?真的沒有放任何感情在裡面嗎?儘管捫心自問卻仍然得不到答案,
身為信仰者的康拉德明白,有些事情就算詢問神明也得不到解答。

 

對你來說甚麼才是最值得留戀的事物?柯布的眼裡彷彿在期待著答案,但依據柯布的個性是不會說出口的,
康拉德左思右想還是想不到答案,身為信仰者的他或許沒有甚麼在世間值得留戀的事物,
神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正因為如此才會有他們這些信仰者的存在,為了傳遞神的福音而四處奔走、他也就是因為如此才認識柯布,
黑道存在的世界難道不應該有信仰的介入嗎?那時柯布只是冷笑著,將掛在皮帶上的小刀指向了康拉德的脖子。

 

比起神那種虛偽的東西,我更信仰我手上的刀,柯布冷峻的笑容當時是這麼說的。

 

結果無論怎麼回想都還是想不到該如何回應柯布的期待,反正他自己也把話題給岔開了、大概不是真的很重要的事情吧?
康拉德穿好衣服向柯布點頭示意告別,畢竟這一次調回總部後不知道甚麼時候還有機會來魔都,
對柯布來說究竟是該定義成失去一個煩人的傳教者,還是失去一個酒友--甚至可以說炮友?
畢竟他不是柯布,他也沒心思去追究在柯布的心中究竟把康拉德當作一個怎麼樣的存在,所以也就這樣了吧,
康拉德最後一次從火車上望了眼魔都的遠景,就跟他第一次來的時候沒有什麼兩樣,仍然閃爍著迷人的色彩。

 

調回總部後受到上司的重用,康拉德開始忙碌於事業、幾乎沒什麼再想起柯布以及他們之間的魚水之歡,
只是有時候一個人喝點小酒的時候還是會懷念有個酒友可以陪自己聊長道短的日子,畢竟柯布跟他的世界相差實在太遠、反而顯得有意思多了,
如果下一次能安排到假期的話就再到魔都去一趟吧,雖然康拉德自己也不知道這次去魔都究竟是想追求甚麼,
或許他可以把欠著柯布的答案告訴他,或許他可以再與柯布有一場難以忘懷的魚水之歡,或許--他可以說服柯布離開地下世界,
柯布遠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不適合那個混濁的世界,尤其是在康拉德看盡了魔都的夜景後、他更是想將柯布從那個世界拉上來,
不過大概是不可能的吧?畢竟他們之間的關係--甚至連一個明確的代名詞都說不上來。

 

拜訪之前康拉德按照慣例還是打了一通電話給柯布,那一頭傳來的聲音似乎才剛睡醒、只是身邊似乎多了一點其他人的聲音,
這樣啊、原來如此,康拉德的心思突然飄得很遠,就連柯布幾乎都要動怒的問他到底想幹嘛他才回過神來隨口回了兩句,
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是甚麼?有一種微妙的感情突然從心中竄起,像是燃燒的火炎、將他整個人都包裹起來,
這樣啊、原來如此,康拉德總算是明白柯布當時想要的答案是甚麼了。

 

康拉德最終還是安排了假期到魔都一趟,不過這一次與以往不同、他並沒有去Prime One總部去找柯布敘舊,
他總覺得他跟柯布之間還是不同世界的兩個人,一旦轉過身錯過了、本來還在同一條線上的兩人頓時就有了偏差,
或者只是一時之間的交錯點而已,根本不足為懼的感情直到最後還是得捨棄不是嗎?
康拉德回過頭來,魔都的夜景距離自己還是好遠,不、或許他自己也身陷其中才會覺得如此遙遠也說不定。

 

比起真實的刀,我更信仰或許從未存在過的神,康拉德順著當時柯布話中的邏輯又說了一遍,卻發現自己無論怎樣都圓不了這個謊了。

 

 

 

 

 

 


後記:

 

很難得今年康拉德的生日賀文不是寫布朗寧,算是前幾年寫的〈魔都夜景〉裡拉出來寫的一小段後續,
最開始是柯布先動了情的,只是從康拉德身上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於是柯布轉身去追求別人的答案,而一直到康拉德查覺到時才發現為時已晚,
對我來說他們兩個基本上動情的可能性很低,就算真動了情也會一直打啞謎,出自於兩人身分的原因,
所以一直沉溺在肉體關係中或許對他們來說才是最好的……這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儘管已經結束了,也僅僅是關閉了那個世界的大門而已,創作甚麼的並不會停止,
但願我這位愛聽故事的神父能聽見我繼續為他訴說的故事,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