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35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劍山】月光

月光

 

 

狄拉諾‧劍山最近時常夢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場景:夢裡的他沐浴在皎潔的月光下,眼瞳閃爍著異樣的光芒、手裡的軍刀順著刀刃流下暗紅色的液體,而他的臉上沒有絲毫畏懼、僅僅是露出了一抹詭譎的微笑。每每在他醒來後他總是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就好像是自己確實曾經在那裡體驗過這樣的場景一樣,但他很確定自己並沒有夢裡那把軍刀、在他身邊的也只是一把連料理肉類都有點困難的瑞士刀,為甚麼會做那樣的夢?他百思不得其解。

 

「咦?劍山前輩是不是壓力太大了才會做這種夢?」

「嗯嗯、是不是最近報告太多了?要不要我先幫你擔一點?」

平時總是聚在一起吃飯的後輩玲與友人空野聽了此事後擔憂地詢問,不過他只是笑著說並沒有甚麼事、隨便打發了事。事實上他們確實也明白劍山說了沒事那應該就是沒事,劍山並不是個容易藏得住心事的人,只是當劍山突然想起有事而先行離去的時候,他們注視著劍山的背影、總覺得有點不尋常。

那一天晚上劍山又夢到了那個場景,這一次夢裡的他不再是遠遠與他相望,而是察覺到他的存在而朝他走過來。軍刀上的暗紅色液體隨著步伐滴落在他行進的軌跡上,對方站在自己眼前、他伸起軍刀頂起了劍山的下巴。

 

「總有一天我會取代你的。」

那尖銳的眼神就像是要把他吞噬一樣,劍山還想說些甚麼、夢卻突然醒了,他錯愕地看著自己的雙手,手裡卻緊握著他從未看過的一把刀。感覺到那場夢以及自己有所詭異的劍山趕緊將這把刀塞到床底,自己則假裝甚麼事情都沒發生的到學校去繼續上課。

今天的課程也依舊是百般無聊,唯有下午的解剖課還讓他有點興趣,劍山在化石以及生物解剖上表現出非凡的才能,雖然他總是笑著說上古世紀的他肯定是恐龍轉世,才能憑藉著本能找尋埋藏在地底下的同伴,但這些話在劍山身邊的人基本上都將他當作是個玩笑話,畢竟劍山在他們之中是個十分優秀的領導者,這是在相處多年下來他們最直接的體悟。

 

「劍山、……劍山?你還在發甚麼呆啊,差不多要去吃午餐了。」

「啊?喔、抱歉啊空野,我還有點事你先去吧。」

劍山勉強擺出了平常的表情想掩飾過去自己的恍神,空野似乎也相信了劍山的說詞、只點點頭就從教室離開。真要說的話現在的狀態劍山是不希望任何人知道的,不管是那場夢也好、那句匪夷所思的話也好、還有那把憑空出現的刀,他總覺得這些事情會為他的生活帶來波瀾──而且是朝著最壞的方向急速下墜。

 

『總有一天我會取代你的。』

 

「……那以上就是注意事項了,各位同學在執刀時一定要格外小心。」

老師在台上講解完解剖的重要步驟後就坐到一旁的椅子上休息,儘管今天解剖的是已經嘗試過好幾次的青蛙,但為了避免自己以及他人受到傷害,老師通常在課程開始前都會再三強調其步驟及安全性。劍山握著手上的刀子、回想先前上課時老師教導過他們的注意事項,自己應該是不會有甚麼問題的吧?畢竟之前在這堂課上拿到的分數都還是很好的,就在劍山這麼想的時候,站在劍山身旁的一名女同學突然尖叫了起來。

 

「劍、劍山君……你的手……」

聽到女同學的聲音劍山這才往自己的手腕一看,應該要穩穩落在青蛙身上的刀不知為何卻在自己的手腕上劃下一道不淺的傷口,也是在劍山意識到自己受傷的瞬間他才感覺到疼痛感,周遭的同學察覺到異狀也開始驚慌了起來,頓時整間教室的秩序顯得雜亂無章。老師吆喝著要同學先冷靜下來,而劍山則是在空野的護送下帶往保健室進行包紮。

但是怎麼會這樣呢?劍山自己怎麼也想不到為甚麼他會往自己的手腕上割下這麼深的一刀,就算空野在一旁責怪自己的粗心大意,他也沒大意到會留下這麼深的傷口。不知不覺中劍山又想起了那個詭譎的夢,說不定是那個夢驅使著身體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要取代自己?不、這怎麼可能……夢裡的那個明明只是長的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奇怪的人而已……

 

因為手腕受傷沒辦法執刀的關係,劍山這幾天凡是動到手腕的課程幾乎都請假了,就連普通的抄筆記也必須要拜託空野替他先抄下,玲在吃午餐時一臉擔憂地看著劍山手上的傷口,他只是笑笑著說這並沒什麼了不起,但實際上他卻是對現下的狀況越來越不安。

自己到底是出了甚麼問題呢?劍山到了圖書館獨自一人埋頭苦幹,想從圖書館裡的解夢書裡找出最符合自己情況的描述來說服自己,不過大抵上來說解夢書裡只提到「想殺害自己」有可能是壓力極度強烈所導致的影響,並沒有提到為甚麼夢裡的情況會影響到現實層面、讓自己的身體進一步做出「殺害」的行為。看來只能從別的地方去著手調查了啊……野性本能告訴他事情並沒有那麼單純,或許在這之後還會有更多讓劍山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發生。

 

又是同一個夢。

劍山這一次仍然夢見了夢裡的他朝著自己走來,不過並沒有像上次一樣舉起軍刀頂住自己下巴的動作,相反的他用了十分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劍山,隨後像是嘲諷一般的開口與他對談──說實話、劍山最驚訝的反倒是這個。

 

「看來只是一次的意外沒辦法取代你啊。」

「你到底是誰?取代是甚麼意思?」

儘管不甘示弱地瞪視了回去,對方卻毫不在意的對劍山輕笑了出來,那把軍刀上頭還殘有幾道清晰可見的磨痕,他輕輕地舉起軍刀、刀尖指著劍山的左眼,只差一點就要碰到眼球。

 

「我就是你,如果再不阻止我的話,你就會消失──這麼說、你貧脊的腦袋應該多少能理解吧?」

「不、即使你這麼說……」

現階段劍山也只能想到對方對他懷有殺意,可具體為何要他消失的理由卻是一點也想不到,對方察覺到自己似乎太高估劍山的智商(明明長相跟他一模一樣),很無奈的嘆口氣、隨後轉身就走。

 

「等、等一下!我還有很多問題沒有問你!給我站住──」

夢醒了,這一次劍山手裡仍然握著那把詭異的刀,刀柄上頭甚至還有一點黏稠的感覺,劍山趕緊將這把刀再度扔到床下。他不能再放任這個夢繼續做下去,這個夢或許不只是一場夢、更是某個人荒謬的陰謀論,然而所有線索又指向那陰謀論的始作俑者正是自己……劍山搖搖頭、他有必要去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劍山趁著課間空檔到學校舊校舍最深處的實驗室,那裏有一個長年留級只為了自由運用學校實驗室的古怪前輩──藤原優介。劍山推開了破舊的實驗室大門,迎面而來的福馬林氣味讓他有些暈眩,他小心翼翼地不要去碰撞到桌上那些實驗品、一面尋找著藤原的身影,不一會的時間他就在堆滿燒杯的實驗器材架旁看見了正在小歇一會的藤原。

 

「藤原前輩、藤原前輩、我有事情要問你。」

「……嗯?啊、我知道你,狄拉諾‧劍山對嗎?在解剖課時劃傷自己的那個後輩。」

真想不到自己的事蹟居然會傳到藤原的耳裡,劍山忍不住就思考起自己的名字是否已經在學校裡傳開──不過思考這個也沒什麼用、他本來就因為運動發達而在各個運動社團裡充當打手,這間學校目前要說不認識他的人還真不多──尤其並不是因為他自殘這件事而認識他的人。

 

「我不知道能不能幫上你的忙,不過既然來找我了、我會盡力幫你的。」

藤原挪動自己的位子、讓出了一點給劍山坐下,就像是心靈諮商師一樣、藤原推了推眼鏡微笑詢問劍山的問題是甚麼,儘管劍山的敘述很跳躍、甚至還有些不可思議,藤原也很認真地聽完、並適時的點點頭表示自己的理解。等到劍山全都敘述完以後,藤原若有所思地起身、從一旁的櫃子裡拿了一罐藥瓶交給劍山。

 

「在你睡覺之前吃一顆,如果夢到那個夢的話,醒來後再吃一顆。」

藤原沒有說明藥物的效用,只是交代完服用顆數後就讓劍山回去休息。這罐寫著奇怪藥名、甚至不知道從哪裡而來的藥物真的對改善現況會有用嗎?該不會自己是被藤原當成白老鼠……不不不、藤原看起來是真心想要幫助自己解決眼前的困難,他怎麼可以懷疑藤原的一片好心呢?劍山看了看時間也不早了,決定外帶一份午餐回自己的房間吃。

吃過午餐後,劍山不疑有他的將藤原給他的藥物吞下,頓時間身體變得輕飄飄的、好像甚麼事情都可以遺忘似的,不一會一股睡意突然湧上,就當作是睡個午覺吧、劍山伸了個懶腰後就躺上床,沒多久就陷入深沉的睡眠中。

 

他又見到了只有夢裡才會見到的那個人,這次他的影像看起來很模糊、和上次相比距離已經不再那麼相近,劍山試著讓自己移動到對方身邊,但無奈這裡雖然是他的夢境卻往往不受他控制,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掏出自己懷中的軍刀,隨後朝著目標揮下一擊。

無論是鮮血還是軍刀都不會是劍山正常會配備的物品,唯有在料理時才會使用的瑞士刀更是沒有鋒利到能夠一刀斃命,頂多是在對方的致命傷留下一道觸目可見的傷口。如果換作是他的話會把眼前這種情況稱作甚麼?因為被害者太過弱小而形成的物競天擇?然而這並不是他主動殺害他人的理由,事實上即使是物競天擇也應該建立在良好的競爭關係下,像這樣只是單方面的殺戮就僅僅是殘害他人性命而已,這並不是自己會做出的行為。

 

……他想取代自己、成為能夠恣意殺戮的身分?

 

但是究竟為甚麼會挑上自己呢?只是因為他們實在是長得太過相似?劍山選擇閉眼不去正是這一切,但在隱隱約約中他似乎聽見了熟悉的聲音正在呼喊著他。但那個人是誰呢?劍山還來不及回應,自己的意識又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再度醒來時劍山總覺得外面的時間與自己睡著的時候對不上,他迷糊地抓住放在床頭櫃的手機一看、時間顯示他似乎只睡了一個小時,但真正重要的是日期──已經是他服用藥物的三天後。這是怎麼回事?就算那藥物擁有嗜睡的效果也不至於讓他整整睡上三天三夜都沒有醒來過吧?劍山茫然地看著天花板,這才想到三天後的下午他還有課,趕緊一把抓住自己的束口袋往教室衝去。

沿路上劍山總覺得注視自己的視線變多了,但是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他平時的所作所為以及上次的自殘事件,基本上整個校園的人都認識他,會受到注視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當他一臉上壘成功地坐在教室裡時,原本坐在他旁邊的同學卻悄悄的往一旁挪動,就好像是在刻意避開他一樣,劍山不解地想開口詢問發生甚麼事,那同學卻嚇得逃走了。

 

「……我做了甚麼嗎。」

「你是做得挺多的,劍山。」

看來只有他的摯友空野肯替他解釋眼前怪異的情況了,劍山見教授直到現在都還沒出現在教室,便點點頭跟空野一起走到平時他們吃午餐的地點,畢竟這情況要是沒有理解清楚,他可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甚麼──這三天的他不是一直在沉睡之中嗎?

 

「沉睡?不是喔,你……」

空野欲言又止的模樣讓劍山很是在意,按照空野的回答、他推論他的記憶出現了某種程度上的缺陷,而在這段缺陷裡他來到學校做了些「甚麼」才讓其他人對他感到害怕,只是他究竟做了「甚麼」、空野似乎並不打算向他明講的樣子。

還沒得到空野的答覆,一群人已經朝著他們的方向圍聚過來,劍山只從吵雜的人聲中分辨出這些人十分憎恨著自己,其中甚至還有幾張劍山熟悉的臉龐,空野見眼下情況十分不妙,趕緊拉著劍山的手往舊校舍的方向跑。

 

「這些人、這些人是怎麼回事啊……」

空野沒有接話,而是逕自走進舊校舍裡,劍山見狀也跟了上去,他記得舊校舍就是藤原時常待著的實驗室所在處,空野是打算去找藤原嗎?但是藤原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研究員能幫助現況嗎?劍山不解地跟著空野,卻覺得舊校舍的樓梯跟上次他來相比變得越來越長,還沒意識到發生甚麼事情、劍山又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劍山感覺到自己正在行走。

為甚麼他是感覺到自己在行走?劍山自己說不上一個理由,但很明顯現在操控身體的並不是他自己,而是某個不知名的意識。在劍山的眼前有許多影像重疊著,灑落在湖面的月光、在房間裡灑落一地的藥罐子、摯友臉上擔憂的表情、被隨意擱置在地上的瑞士刀……說到底為甚麼眼前會重疊這麼多種畫面,以及現在的自己正在往哪個方向走去?這些都是劍山自己說不出解答的問題,他卻連控制自己停下來都做不到。

在他面前出現了空野以及藤原,從他們兩人臉上歛起的表情可以知道這件事絕對非同小可,但是不知怎地劍山老是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些甚麼,隨後他的手緩緩地舉起、那把詭異的軍刀正在自己手上。

 

記憶中斷。

 

又是那個夢。

這似乎是既定的結局一樣,劍山默默地走向仍然沐浴在月光下的他,那雙琥珀色的眼瞳說明著他們本就不是同一個人,或者說──相似而又不相似的兩個人。他不知道夢境的外面發生甚麼事,但既然能夠與對方相遇的話那代表外面的情況應該是被鎮壓下來了,不知道為甚麼他就是有這種感覺。

 

「你不放棄嗎?還差一點我就可以完全取代你了喔,到時候你無論用甚麼方法都無法阻止我了。」

「那你應該也很清楚,『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的。」

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迷惘的,只要打敗對方應該就能阻止他接下來的行動,劍山握緊了自己手上那把莫名出現的軍刀,就像是鏡子的一體兩面一樣、對方只是同樣舉起了刀,露出燦爛的微笑。其實自己早就明白了吧、這並不單單只是場夢而已,正是因為明白了這一點劍山才會下定決心摧毀這一切,要是不這麼做的話「狄拉諾‧劍山」或許就會消失無蹤。他並不願意看著自己煙消雲滅,一次又一次的求助、一次又一次的本能迴避、被成為鑰匙的軍刀是他們信念的展現。

 

「乾脆一點承認輸給我不就好了?明明離開這裡以後,你甚麼回去的地方都沒有了,為甚麼你還執著著要回去呢?」

「……不、有人在等我回去,要不然他們不會一直在我身邊。」

確定了自己並非一個人,儘管他做過很多不可饒恕的事──儘管自己並沒有印象──卻也能從片段的夢中理解到那是多麼讓人想遺忘的事。不能再讓他們擔心下去了,劍山下定決心要了結這一切,有勇無謀的衝向了對方,然而在即將刺中對方心臟的瞬間、對方僅僅是一個輕輕地轉身,劍山便摔入了湖泊之中。

 

最初發現有所異狀是空野對自己說的話前後沒有對上,在某些記憶的中間出現了巨大的缺陷,原本只是想到醫院看看、卻被診斷出還有個意識會在自己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偷偷跑出來活動,從而造成了這種記憶缺陷的情況。從那之後便是留院接受治療的開始,每一天服用著全然不同的藥物試圖將那個意識逼上水面,但總是徒勞無功,就彷彿是被事先察覺到所有的舉動一樣,就是逮不到那個意識出沒的時間。

冰冷的磁磚地上散落一地的藥罐子、月光從窗外透進來,自己的瑞士刀被自己隨手扔在地上反射了銀色的光輝,為甚麼只有自己會變成這樣呢?再不快點找出那個意識的話難道他就得一輩子都待在這裡嗎?懷抱著這樣的回憶、就連自己的棲身之處都要被剝奪了,如果有誰仍然在那裏的話就對他伸出援手吧──哪怕這雙手直到最後仍然不能帶給他真正的救贖。

 

「……有沒有甚麼、我能夠直接與他見面的方法?我想跟他談判。」

自己第一次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似乎把主治醫生和空野都嚇到了,畢竟兩個人格相遇勢必要產生激烈的衝突,不過見到他這麼堅定的眼神,醫生想了想就將他的病房轉到藤原的底下。藤原交給他一種藥物,囑咐他每一天睡覺前就吃一顆、如果做夢了就要再醒來後再吃一顆,他看著形狀怪異的藥物沒有甚麼懷疑的點點頭。

從那之後他每一天就像是活在夢境裡一樣,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夢境裡還是在現實中,早上定期地前往學校上課、過著重複好幾次的課堂以及解剖課,一直到自己平靜的生活被那把軍刀打亂並讓自己崩潰為止。終於在這一次的夢境中遇見了那個意識、並明確的收到他想要取代自己的訊息,幾乎是憑靠著本能察覺到這是最後的機會。

 

那麼這就是全部了吧?劍山睜開眼睛,眼前不再是舊校舍的走廊而是醫院純白的天花板,藤原跟空野就坐在自己旁邊詢問著他的身體狀況怎麼樣,老實說傳入耳邊的聲音還是轟轟作響、聽不清楚他們究竟在說些甚麼。

 

『你就算回去了,也沒有容身之處了喔。』

 

「狄拉諾‧劍山君,很抱歉把你做為白老鼠試驗了新藥品,不過效果相當不錯、你應該確實跟『意識』接觸過了。」

藤原並不是留級的學長而是他現在的主治醫生,空野作為摯友每天都會來探望他,而他們的後輩玲則是每天中午帶上便當來找他們。這是真正的關係、卻距離劍山更加遙遠,在那個意識出現以後就再也無法回到從前,即使如此他仍然奮力想回到現世。

 

「這個狀態已經很久了,最開始是解剖生物、隨後是攻擊傾向,你似乎以本能察覺到了異樣、試著與我們取得聯繫並求救。我們不得已將你關入幻覺中,希望能逼出那個意識與你面對面,既然你在這裡……」

藤原默默地將放在眼前的藥罐子舉起,這是將他關入幻覺一切的元兇,而這一切是自己的祈願、是自己為了不再傷害他人而做出的本能反應,他又想起了月光撒落的湖泊,緊握著軍刀的自己抬起頭望著月亮若有所思的樣子,是不是也在思考自己最終的歸屬會是哪裡呢?儘管直到最後他們既是同個人卻又不是同個人、心意始終沒有相通過,但終究還是「狄拉諾‧劍山」的一部份。

他輕輕的走向湖面。

 

「能不能請你告訴我,你是誰?」

狄拉諾‧劍山只是淡淡地露出微笑,沒有做出回答。

 

 

──こんな思いじゃどこにも居場所なんて無い。

 

 

 

 

※幻覺與現實

 

學校→醫院

小賣部→醫院的飲食區

圍觀學生→圍觀病人

舊校舍→精神科

解剖課→生物虐殺

瑞士刀→軍刀

 

劍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