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361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劍玲】似光的彼端

似光的彼端

 

 

 

※CP:劍玲
※我也想成為你眼中閃閃發光的存在。

 

 

 


他們趁著宿舍長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到外面買了好幾袋仙女棒,不顧可能會因為違反門禁的危險在河岸旁開心地放著,
帶頭的男生一手抓著一個沖天炮轉著圈,周遭幾個打鬧的同學也跟著效仿了起來,
女孩子們則是一邊抱怨這些男孩子怎麼這麼幼稚,一邊在仙女棒昏暗的燈光下討論起大家最在意哪個男孩子,
果然還是那個帶頭胡鬧的男生最讓人在意了吧?但是在一旁勸阻他們的黑髮男子好像也不錯,
一直問到她的時候她恍惚中指了指一直站在一旁跟大家一起嬉鬧的、有點微不足道的男子。

 

「欸?早乙女你喜歡那類型的男生嗎?看不出來耶。」
「啊……不、不是,我是說十代大人啦,我剛剛都沒注意到他移動位子了啊。」
說的也是,跟隨大家喜歡的對象總是沒錯的,至少可以隱藏自己的真心,
不想要讓其他人發現那個人的好,想成為那個人眼中唯一閃閃發光的存在,但是她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這是為甚麼呢?

 

可能就只是少女的直覺吧。

 

後來也不知道究竟是誰開始喊著宿舍長來找學生了快躲起來,他們趕緊將手上的煙火丟到裝滿水的水桶裡、各自鳥獸散,
她沒有選擇直接回到宿舍而是在附近的便利超商逗留了一會,結果正好碰上似乎是來購買消夜的那個人,
兩個人見面的時候感覺有點尷尬,不過她本來就很擅長隱藏自己的情緒、連忙喊了一聲學長好來抓住自己的機會,
被叫住的後者只是露出微笑打了聲招呼,之後就像是注意到甚麼似的又走回便利超商裡面,再出來的時候手裡拿著兩罐熱飲。

 

「拿去,現在外面很冷吧?女孩子一個人很危險的,買完東西後趕緊回去吧。」
「讓劍山學長擔心了呢,不過我沒問題的--如果劍山學長不放心的話就送我回去吧?」
只是想要故意撒嬌一下好試探對方對自己有沒有上心而已,結果反而好像讓對方很認真地思考起來了,
總覺得好像讓對方困擾了,正當她想要開口說只是開玩笑的時候卻得到了沒問題的答覆,本來快說出口的話硬是被自己吞下去了。

 

對方拉開手上的鋁環豪邁的喝起飲料,她這個時候應該要說些甚麼呢?本來還算能言善道的她一時之間竟然甚麼話都說不出口了,
這個時候應該要簡單先說聲謝謝才對吧?還是說應該要解釋自己並沒有想太多、只是正好遇到了所以才這樣請求呢?
但是對方為甚麼會答應自己這種無理的請求,如果被宿舍長或者是任何一個女生看見對他的評價應該都會打折扣才對,
不、這種騎士般的行為搞不好反而會讓他的人氣上揚也說不定,都怪自己沒有注意到、只是一昧地想要撒嬌而已,好像反而演變成最糟的結果了。

 

「怎麼了小玲、要是不喝的話會冷掉喔?」
「啊、我、我現在就……」
這麼慌慌張張的一點也不像自己啊,不如說完全不像以往在對方面前展示的自己,真是的、好不容易隱瞞起來的心情就要曝光了喔?
雖然對方那麼遲鈍不過遲早有一天也會明白的吧,他並不是像眾人眼中閃閃發光的男子一樣,只是一個普通的、群體之中的一份子,
自己到底為甚麼會看上他呢?不去選擇直視太陽,而是在太陽身邊找到了點點閃爍的星光。

 

比起沖天炮和煙火那樣的光芒、仙女棒或許才更適合他吧。

 

慌慌張張地連一個飲料拉環都沒辦法好好拉開,對方無奈地笑了笑、一手接過飲料並熟練的將他拉開,
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卻讓自己幾乎滿臉通紅,便利超商的燈光在此時看起來好礙眼,怎麼也無法替自己隱瞞早已寫在臉上的心情,
無論是溫柔的動作還是貼心的舉動都讓人無法放棄,所以這個人的好絕對不可以被任何人知道、只想要一個人獨佔,
時間如果能一直停在這一刻就好了。

 

「啊不好、時間也差不多了,趕緊回去休息吧。」
那條鵝黃色的圍巾在風中飄揚,明明身材如此壯碩卻看起來十分怕冷的樣子、可能跟他一直掛在嘴上的「因為我是恐龍後裔啊」有關吧,
男人的浪漫那些雖然她不是很理解,不過當他這麼大聲囔囔的時候眼中卻散發著像是小孩子一樣的光芒,
她很想看看那個人所注視的世界究竟是散發著怎樣的光芒,才會讓他也看起來閃閃發光的,
但其實她更想知道那個人眼中的自己是怎麼樣的,有沒有映入他的眼中?有沒有稍微散發著光芒?只要能稍微確認就會感到滿足了吧。

 

所以她努力地伸出手,在快要碰觸到的那一瞬間又縮回去了。

 

「--劍山學長,就送到這裡就好了,要是讓其他人看見就不好了吧?」
「不過這裡距離宿舍不是還有一段距離?」
「沒問題的,謝謝學長、再見了!」
她在告別過後非常努力地往宿舍的方向奔跑了,儘管她其實不太擅長體育、應該說奔跑的速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快,但還是朝著目標全力奔跑了,
為甚麼直到最後她還是退縮了呢?明明是只要鼓起勇氣就可以得到的答案,為甚麼直到最後她還是說不出口呢?
她還沒有自信可以去碰觸到那道光芒啊。

 

終於跑到了宿舍門口,確認了宿舍長還沒有發現她的存在後躡手躡腳地走回自己的房間,
直到關上房門的剎那她才蹲了下來、感受著一整個房間的心跳聲,手裡還緊緊握著喝完的飲料罐,一點也不願鬆手。

 

 

 

 

 

 


後記:

 

收衣服的時候正好看見樓下有人在放仙女棒,因為是很懷念的活動就不自覺寫了一小篇文,
沒有想到甚麼主題就寫了一篇玲單相思劍山的文,應該算是男女授受不親(?)的那年代的某間大學吧?
算是一篇靈感發想處跟標題都很不符合的文章,當然為甚麼一年之初我要寫這種好想急死你的故事我也正在思考,
不過好歹是一篇逐漸步入正軌感覺的文章呢!希望今年可以一直都是這個步調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