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498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天草女帝】繁榮花園、虛幻之愛

繁榮花園、虛幻之愛

 

 

 

 

※CP:天草女帝

※FGO背景、含FA設定、情人節劇情延伸、因為沒召喚到女帝所以改標題名

※御主名字設定:藤丸立香(女)

 

 

 

 

 

一切都是因為清姬才開始的。

立香每一年都會收到來自清姬那邊炙熱心意的巧克力,每一年都要努力的說服清姬不要在半夜偷偷潛入自己的房間,以及應付和清姬一樣瘋狂的從者所贈送的巧克力。畢竟情人節也是少女們的節日,很自然的表達自己的感謝之情也在立香的行程中,只是想不到今年會是如此特別的方式──這位君臨天下、歷史上最早的暗殺者竟然會租借她的空中花園讓他們在這裡製作巧克力。

雖然猜測是不是背後有甚麼原因,例如想要藉由這次的人情來趁機索取酬勞之類的動機,但立香在這裡工作好幾天仍然沒有找到女帝的本意,最後也只能歸類於她受不了清姬那份熱情的愛戀而決定出租自己的空中花園。這麼認定應該還算是正常範圍吧?立香將剛採收下來的可可豆丟到巧克力工廠裡進行加工製作,這樣一邊揮灑著汗水一邊幫助從者們的感覺還是不錯的,等手上的籃子差不多空的時候,立香聽到有腳步聲正朝著她走過來。

 

「辛苦了,要不要來點教會的小餅乾?」

不知何時已經捧著一籃小餅乾的天草微笑著朝她走過來,明明之前聽說過他與這裡的女帝殿下應該要有些甚麼,但這幾天看他的表情還是十分鎮靜、絲毫感覺不到情緒波動,難道那是在他成為聖人之前的事情?不、立香記得自己當時查到的資料不應該是這樣才對。既然天草都送了慰勞品過來,是時候也該從甜膩的巧克力香氣中抽身了,欣然接受了天草的邀請後兩人走到花園外側的涼亭,晚風徐徐的吹過、從高空俯瞰地面真有種君臨天下的氣勢,也難怪女帝殿下會有空中花園這類想法了。

 

「是不是應該去會會那位女帝殿下……御主、您覺得呢?」

「嗯──如果是『你』的話、去會一會她或許會比較好吧?」

總覺得那位女帝殿下應該還記得些甚麼,天草自己既然都提出來了、那麼稍微濫用御主的職權也不是不可以吧?這麼做也算是完成了誰的心願、至少立香心裡是這麼想的。天草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似乎是真的不太理解她這麼下達命令的理由,不過既然是御主的命令、他即使摸不著頭緒也還是先行告辭,差不多休息夠了也該繼續投身於製作巧克力的事業,雖然還不知道女帝大人製造巧克力的動機是甚麼,不過肯定、也是想要送給「某個人」吧。

 

 

連自己現身的原因也不是很明白,自己為甚麼會熱衷於製作這些本應不產生任何情緒反應的方塊也不甚了解,當然起因或許是興趣使然──但總覺得不只是這樣而已,應該還是受到那名少女炙熱的愛所影響,她坐在自己的王座上悄然嘆氣,事實證明不同時間所經歷過的戰爭記憶會互相影響啊……光是這樣就讓人難耐了,真不曉得「她」是怎麼撐過那麼漫長的歲月的。

也差不多去巡視巧克力工廠製作的情況了,賽米拉米斯──這座空中花園的主人優雅地起身,正打算踏出自己的房間時一隻鴿子從外頭飛進來停在她的手臂上,是不是那個魔術師又想要拜託她做些甚麼了?賽米拉米斯原本整理好出門的情緒突然被打斷,儘管要維持自己女帝的形象、不悅的表情卻還是寫在了臉上。

 

「是誰?帶進來。」

只是當賽米拉米斯下令完以後她有些後悔,她所見到的人並不是預料中的那位人類小女孩,而是照理來講不可能見到的「那個人」。記憶裡的情緒在翻騰,她應該要說些甚麼才好?要選擇怎樣的話語才不會暴露這份已經動搖的心情?還在糾結要如何招呼這突如其來的客人,對方已經先行禮、並用熟悉的聲音說著陌生的話語。

 

啊啊、他並不記得啊。

 

「Assassin、賽米拉米斯、這座空中花園的主人,我作為一介神父、遵從禮儀前來打聲招呼。」

「不需要,我最痛恨的便是信仰。」

「……我似乎、被討厭了呢?」

察覺到自己不受歡迎的那個人說了聲告辭後又逕自離去,在那之前目光幾乎都不願駐留在他身上多一秒,生怕只是多一秒都會勾起想要叫住對方盤問的衝動。真的不記得了嗎?作為人類的記憶、作為那一場戰爭「黑之Assassin」的記憶、作為一起見證過終焉的兩人,真的不記得了嗎?

但是那並不是自己的記憶,所以現在這樣就好。

 

然而為甚麼心裡這麼難受。

 

 

 

「……果然是因為……明明最後都說原諒我了,結果還是不行嗎……」

天草將準備好的教會小餅乾收回自己的衣領裡,離開這座空中花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