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巡月
關於部落格
只要懷抱著微小的希望,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日子。
  • 53270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山獄】缺口



不得不說碧洋琪和他果然是姐弟的關係,連料理的架式跟最後成果都大同小異,
雖然不至於像碧洋琪一樣弄出明顯有毒的料理,但還是很難被正常人理解成美味的程度,
山本只能苦笑著吃下獄寺對他的滿滿愛心,畢竟料理人的心意他多少還是懂得,
只是覺得最近的料理怎麼吃,都有點太過鹹澀了些。

「哪山本,你有沒有聽見瓜的聲音?」
又過了一個月以後,山本突然察覺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
獄寺心急的眼神彷彿已經很久沒有看見那隻虎斑貓一樣,這並不是尋常的現象,
印象中瓜總是會待在自己的匣兵器裡面休息,於是山本便要獄寺點燃火焰叫出瓜來,
這一說,獄寺的眼神又空洞了好一陣子,才愣愣的問剛才山本說了些甚麼。

山本猜那應該不是太好的消息,至少在他面前的獄寺心不在焉的程度已經到了嚴重的地步,
那麼就來個誘捕瓜的大作戰吧,將瓜最喜歡的魚放入了飼料盤中等著他出現,
然而一直放到魚都腐爛,時不時飛舞的蒼蠅惹得患有潔癖的獄寺不開心以後,
山本才驚覺到事情的嚴重性。

瓜去哪裡了?

「哪山本,你有沒有聽……」
「獄寺你先回答我,瓜到底去哪裡了?還有,你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獄寺茫然的笑了笑,沒有正面回應山本的問題,
心急如焚的山本只憑他一個人的力量又沒辦法找出答案,最終在幾乎是被迫的情況下去問了綱吉究竟該怎麼辦,
而綱吉也只能對山本無奈的莞爾。

「那不是獄寺君……那已經不是獄寺君了……」
綱吉將被打碎的匣子放在辦公桌上,接連拿出的還有幾乎是五彩繽紛的玻璃罐子,
為甚麼自己明明就待在獄寺的身邊,這些事情他卻不及綱吉這麼清楚?
覺得受到打擊的當下又要勉強維持著笑容,綱吉卻要山本不要在意這麼多,
獄寺就是因為不想讓他擔心,才會在還正常的時候吩咐他千萬別告訴山本的。

山本在回去的路上很沉,感覺自己也跟獄寺一樣胸口缺少了甚麼東西一樣,
他明白獄寺的症狀已經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挽救回來的,但是當他一轉過頭、就突然聽見了熟悉的貓叫聲,
也許是瓜回來了,也許是他也跟獄寺一樣產生了幻覺,
誰知道呢?這缺口就讓他一直放著也不錯。

真相有時候太過於殘酷,所以人們才要去隱瞞起來。

「哪山本,你有沒有聽到瓜的聲音。」
「有喔,我聽到了。」
那麼就讓謊言繼續下去吧,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了。












後記:

其實送走小貓的當下我很難過,只是因為是我的決定我也不好再說甚麼
我覺得在跟小貓玩的時候我很開心,然後在所有人都討厭他的時候、居然還想著「我就跟他一起悶在這裡吧」這樣的
好像就真的是被世界拋棄的感覺呢,已經不知道當下的自己到底是甚麼感覺了
所以我就偷偷寫了山獄了,其實是想寫獄寺跟山本相依偎的只是就、瓜太可愛(等等)

話雖如此,其實他一個星期後就會再回來了
希望回來時她可以變得更乖巧更聽話,我就當作這一個星期、他去旅行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